-

交!

還是不交?

或者說,要不要繼續下注楊瀟?

李沐歌不可否認,這些天接觸下來,她發現,楊瀟的潛力的確巨大,足以比肩葉仙。

可楊瀟得罪了厚土宗,如果繼續押注,那李家,必將得罪厚土宗。

李沐歌在權衡利弊。

老人有些不耐煩::“李家小丫頭,我耐心有限,隻給你五秒鐘,不交出來,我就殺光你們!”

什麼!

眾人一驚。

“李小姐,你還在猶豫什麼,快把那小丫頭丟出去。”有人開口。

“就是,難道你想要我們,跟他們父女倆陪葬嗎?”

眾人對李沐歌催促,神色不善,虎視眈眈,與此同時,李沐歌身邊的李家護衛,看情況有些不對,立刻保護李沐歌,李沐歌喟歎了一聲,接著,她目光倏地堅定。

“前輩,抱歉!”

李沐歌道。

“哼!”

老人震怒,道:“既然,你們想和這小子一起死,那老夫成全你們。”

“哈哈哈哈!”

可就在老人話畢之時,一道大笑響徹全場。

下一刻,所有人都驚詫了起來。

楊瀟更是懵了。

因為,那笑聲竟是從逆鱗劍上傳出。

“易老頭?”

楊瀟瞪大雙眼。

接著,一股恐怖的力量迸發開來,瞬間將黑色巨掌震碎,接著,逆鱗劍沖天而起,刺向老人。

老人怔住了:“這小子的劍有古怪。”

下一秒,老人臉上浮現一抹凝重,接著,生境九重天的力量,全然爆發,一掌打出。

轟!

可隻一瞬間,老人的身影便倒飛萬丈遠,鑿穿了數十座山嶽。

敗!

秒敗!

生境九重天大能。

居然被一把劍直接秒了?

嘶!

眾人都倒吸口涼氣,全場寂靜,他們萬冇想到,電石火花間,局勢竟發生驚天大逆轉,楊瀟也深深一驚,他從逆鱗劍上,感應到了易師的靈魂之力。

“易老頭,你為我想的真是周全。”

楊瀟低語道。

而這時,易師的聲音自逆鱗劍內傳來:“老東西,把你心中最厲害的人,全部給老子叫來。”

嘩啦!

老人掀飛碎石,站起身來,可接著,他便是狂吐數口鮮血,隨後,麵色蒼白,精神萎靡。

他敗了。

被一把劍秒敗!

奇恥大辱啊!!!

老人怒喝:“你是誰?對我出手,難道是想與我厚土宗為敵?”

“我隻給你三秒鐘時間!”

易師靈魂淡淡道。

老人麵色陰沉,隨後道:“你等著,不管你是誰,膽敢與我們厚土宗作對,都是死路一條。”

說完,老人翻手取出傳音石,開始搖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