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戰冥擎可以乾淨的抽身離開,可是她卻當了真,纔會這樣的對蘇木槿恨之入骨,做出了偏激的行為。

她握緊手指:“對不起冥擎,我知道以後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。”

“我從來不打女人,希望你不要讓我破例。”

雲青青知道知道這是他對她的警告。

她壓下心頭的情緒:“我以後不會再為難她,更不會出現今天的事情。”

“我相信雲小姐是聰明人,我們兩個隻需要扮演好各自的角色,各取所需,到時候我一定不會虧待你。”

雲青青很清楚,戰冥擎口中所謂的不會虧待不過給她一些名利。

可她想要的遠遠不止這些。

戰冥擎對她心生防備,眼下她隻能藏起自己的野心故作乖巧的配合演戲。

戰冥擎驅車離開,留她一個人站在原地。

“戰冥擎我一定會得到你的心,總有一天你會知道我纔是最適合你的女人。”

這場晚餐不歡而散。

薑岩見蘇木槿身上濕透了就脫下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:“走吧,我送你回家。”

蘇木槿搖了搖頭:“不用了,我家離這裡不遠就當是散散心。”

薑岩也不好勉強,一個人先行離開。

蘇木槿緩緩地朝著家的方向走去。

走出一段距離後,她隱約的覺得有人在後麵一直跟蹤她,便閃進了一條衚衕。

冇想到後麵的人也跟了上來。

隻不過那人走到儘頭的時候,發現這是一條死衚衕,此時蘇木槿從一旁閃了過來。

“你到底是誰的人?為什麼一直跟著我?”

“我不過擔心你一個人走夜路不安全,就悄悄的跟在你的身後。”

蘇木槿這才發現,原來跟在她身後的人是薑岩。

她鬆了一口氣的同時,心裡微微有些失落。

“師哥,沒關係,就算真有賊人願意跟著我,也隻有他倒黴的份兒。”

薑岩無奈的笑了笑:“我差點忘了,小蘇醫生不僅醫術了得,而且身手了得。”

“剛纔跟著我的人一直是你?”

“”是啊,除了我還會有誰?”

“”冇什麼,或許是我想多了。”

她在心裡一遍遍的告訴自己,你到底在期待什麼?

看著蘇木槿離開後,薑岩對身後的人道:“出來吧,她已經走了。”

戰冥擎這才從一旁走出來。

薑岩走過去直接給了他一拳。

“你這個懦夫明明還喜歡著她,為什麼還要她傷心?”

戰冥擎受了這一拳,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跡:“薑岩,彆太過分,我隻容忍你這一次。”

“我要打死你這個懦夫,為小蘇醫生討回公道。”

“薑岩夠了!”

“告訴我為什麼要傷她?”

“冇有原因。”

“好啊,還記不記得我曾經跟你說過的話,如果你不能保護她,那就換我來。”

戰冥擎看了他許久才道:“那我祝你們幸福。”

“可她愛的那個人是你。”

“我已經不能回頭了,替我好好的愛她。”

“戰冥擎,你不要後悔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