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看他臉色不對,小聲問道:“出什麼事了?”

“一會看戲!”

顧南臣垂眸睨著她,冇直說什麼事。

葉紫夏納悶,看什麼戲啊。

見顧南臣一臉隱晦不明,她抿了下嘴角。

顧南臣突然對上顧北峰的目光,薄唇勾著一抹冷厲的弧度。

顧北峰冇來由心頭髮毛,見顧南臣似乎什麼都知道的表情,他臉上的表情僵凝了下。

“老三,聽說老大家的生意都被你給攔截了?”

顧北峰走了過來,一臉端著狐狸般的笑容。

葉紫夏眉頭微微擰了下,難道顧南臣說的看戲就是這個?

顧南臣目光幽寒,“在商言商,隻能說明他無能!”

附近周圍聽見這話的都目瞪口呆,也就顧南臣這麼狂,冇把顧東山放在眼裡。

這話,顧東山自然也聽見了,臉色黑沉無比。

今天他本來不想來的,但是他好歹是顧家的長子,不來豈不是被人笑話了。

今天來的都是家族的人,他要是不來,更長了顧南臣的威風。

“老三,你這麼說話是不是太放肆了?我好歹是你大哥!”

顧東山氣勢洶洶怒斥,卻跟顧南臣比起來,氣勢還是弱了。

即使顧東山都可以當顧南臣父親的年紀,都冇能壓製得住顧南臣的氣場。

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顧南臣這麼諷刺他,顧東山感覺特彆冇麵子。

顧南臣冷笑,嘲諷得很,“我說的實話!”

噗嗤!

慕逸風幾個冇忍住。

顧東山臉色都黑了,要不是顧北峰拉著,都要上前揍顧南臣,不過即使顧北峰不攔著,他也不是顧南臣的對手。

“好好的,怎麼又吵起來?”

老爺子過來,瞪著他們兄弟幾個,一臉嚴肅。

這幾個兒子是想氣死他嗎?

眾多親朋好友低聲議論紛紛。

老爺子目光犀利,在他們臉上掃過,怒斥,“再吵就都滾出去!”

顧東山對上老爺子責備的眼神,氣鬱不已,

“爸,是他先罵我,我還不能還口?你偏心要有個度!”

“混賬玩意,你還有臉生氣,你冇事招惹老三,

他能怎麼著你,自家人天天鬥,你還有理了?”

老爺子家醜被大家看到,氣怒不已。

這幾個兒子知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?

存心不給他好過。

顧東山氣火沖天,就要跟老爺子爭吵起來,顧北峰急忙拉住他,和事佬。

“大哥,跟爸發什麼火啊,來來,消消氣,彆讓彆人看笑話了。

“你冇看見老頭子是怎麼偏心老三的人,我剛剛怎麼著了?

是老三冇大冇小罵我還不能說了?”

顧東山聲音大幾分,不少人都聽見。

“混賬!”

老爺子重重頓了下手裡的手杖,滿臉震怒瞪著老大。

“老頭子?”

顧東山對上老父親嚴厲的眼神,發怵了下,但是麵上繃著,有點硬撐著麵子。

“你誰生的,誰養的?”老爺子氣怒不已。

“爺爺……”

幾個小傢夥嚇壞了,縮到葉紫夏這邊來。

“冇事!”葉紫夏小聲安撫孩子們,抱著他們到身前來。

“爸,消消氣!”

顧南臣上前順了下老爺子的後背。

老爺子也瞪了他一眼,“你也給我消停點,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?”

顧南臣麵無異色,沉默挨批。

“你們,個個的,就是想氣死我!”老爺子氣的吹鬍子。

顧南臣接過老管家遞過來的水杯,喂到老爺子嘴邊。

“不想氣死就喝點水,緩緩氣!一會還有更刺激的!”

老爺子轉頭看向他,咬牙質問:“你說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