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收拾好房間,纔出去。

四個孩子都差不多吃好飯了。

三個哥哥吃好了,就是小丫頭還冇吃好。

“你們去洗澡吧,媽咪來收拾!”

葉紫夏看著三個兒子在廚房洗刷,滿臉寵溺。

“媽咪,你去洗澡吧,我們收拾就行!

我們纔剛剛吃飽也不好洗澡啊!”

葉子招回頭跟她說道。

“是啊,媽咪,我們纔剛剛吃飽,這麼快洗澡不好!”

“媽咪,你去洗澡吧,我們收拾!”

葉紫夏看了看他們,笑道:“好吧,媽咪去洗澡!”

她看了下還在吃飯的四寶,催了一聲。

“四寶,快點吃啊,哥哥們都吃好了!”

“知道了,媽咪!”

葉子寶點點頭,小嘴有點油膩。

葉紫夏走了過去,擦拭了下她的嘴角,纔去房間拿衣服去浴室洗澡。

她洗完澡出來,正好手機響了。

“媽咪,你的手機響了!”

葉子財跑過去給她拿手機。

看見是錢罐子,大聲喊道:“媽咪,是錢叔叔!”

葉紫夏接過電話,叮囑孩子們去洗澡,她才接起電話。

錢罐子在車行幫她看車。

他們討論了車,確定是什麼款的後,才結束電話。

葉紫夏過去,浴室,三個兒子在洗澡。

“你們不洗頭?”

她走了進去。

三個小傢夥坐在浴缸裡麵。

個個像個小蘿蔔頭,可愛的很。

她擠了洗髮水揉到孩子們的頭髮上,給他們搓洗了起來。

“媽咪,我們可以自己洗!”

葉子招小臉有點紅。

葉子財跟葉子進也有點紅。

“媽咪,我們自己洗,你出去吧!”

“媽咪,我們昨晚才洗頭了!”

葉紫夏看著三個小傢夥有點害羞的樣子,笑了笑。

打趣道:“媽咪好久冇給你們洗澡了,今晚媽咪給你們洗洗不行嗎?”

葉子招,葉子財,葉子進麵麵相覷,好無語。

之前都是他們自己洗的啊。

媽咪怎麼突然想給他們洗澡啊?

葉紫夏不管三個孩子彆扭,快速給他們洗完頭髮,跟流水線一樣。

一個接著一個。

給孩子們洗好頭髮,又給他們洗澡。

葉紫夏給孩子們擦乾水的時候,突然發現三寶葉子進胳膊上的淤青。

她眉頭一皺,這個傷怎麼那麼熟悉。

就好像是……顧子恭身上的傷。

葉子進見她看見了,瞅了瞅她。

“媽咪!”

他抬手在她麵前揮了揮。

葉紫夏回神,“寶貝,你這個傷是怎麼來的額?”

葉子進眨了眨眼,“不小心撞到的!”

葉紫夏嘴角抽搐了下,捏了下他的鼻子。

“之前媽咪見到的人不會就是你吧?”

葉紫夏盯著兒子手臂上的淤青,絕對是她之前看見的傷。

也就是說,在禦龍苑那邊看見的小傢夥是三寶葉子進!?

葉子進嘿嘿笑眯了眼,也不瞞著她了。

“媽咪,你現在才發現,哈哈……”

葉紫夏驚詫,“真的是你啊!”

葉子進哈哈大笑。

葉子招跟葉子財也都偷笑著。

“媽咪,從第一天我們回來這裡,你見到的三寶就是顧子恭,三寶在爹地那邊!”

葉子招跟她解釋了下。

葉紫夏驚詫萬分,真是想不到。

孩子們調包了。

還是第一天就調包了。

她竟然一點都不知道。

難怪她覺得三寶怪怪的,見到顧子恭的時候,卻覺得像是看見三寶。

原來她看到的‘顧子恭’是三寶,而身邊的三寶卻是子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