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見他還冇洗澡,就要坐起身,“我給你放洗澡水!”

顧南臣按著她躺回去,“不用,你睡吧,我沖澡。

他收起藥膏,放在床頭櫃上。

葉紫夏看著他。

顧南臣眸光一閃,摸了摸她的頭,“你睡吧!”

“嗯!”葉紫夏點點頭。

顧南臣給她掖好被子,才起身去浴室洗澡。

葉紫夏纔想起來,不知道文韜那邊查到事情了冇。

她看了看浴室那邊,又轉頭看了下壁鐘,都半夜十二點多了?

顧南臣沖澡很快,幾分鐘就出來了。

葉紫夏還冇睡著。

顧南臣見她還冇睡,挑了下眉頭,

“趕緊睡,明天還要早起!”

葉紫夏見他披著浴袍,還不打算休息的樣子,

擰了下眉頭,“你還不睡嗎?”

“他們在查事情,我下去看看!”

顧南臣走了過來,俯身在她額頭上親了下。

“快睡覺!”

葉紫夏瞅了瞅他,“還冇查到結果嗎?”

顧南臣眸光閃爍了下,淡聲道:

“有查到了,但是證據不確鑿。

“誰啊?”

葉紫夏追問,心驚不已,這車禍是有預謀的,太可怕了。

“顧北峰!”顧南臣聲音冷冽了幾分。

葉紫夏怔了怔,這個名字有點陌生。

顧南臣見她一臉懵逼,跟她解釋了下,“老爺子的二兒子!”

葉紫夏驚愕,“那他不是你……”

想說是二哥,她憋住了,“為什麼?”

怎麼說,也是有血緣關係的兄弟,

竟然這麼陰狠,買凶要置顧南臣死。

難道那些人利益對他們來說,纔是最重要的嗎,對自家人都下得了狠手。

顧南臣冷哼一聲,“我死了,對他們來說,有益無害!”

葉紫夏心口揪緊,心疼他。

他也是這麼被家人百般算計。

她起身,抱住他。

顧南臣眸底的冷厲緩和了一些,揉了下她的頭,

“我冇事,這些人我還不放眼裡。

抱著她一會,顧南臣拍了拍她的後背。

“再不睡覺,我可不讓你睡了!”

男人的聲音曖昧不已,葉紫夏的心跟著抖了幾抖。

“你早點睡!”

葉紫夏紅著臉,從他懷裡出來,急忙躺好。

顧南臣眸底染上一抹邪魅的笑意,目光灼灼盯著她,他點了下她的額頭。

“我一會就上來了!”

“哦!”

葉紫夏低聲應了下,轉身抱著孩子們。

顧南臣嘴角輕揚,起身下樓。

“老大,這老狐狸,終於被我揪出他的把柄了。

慕逸風見到顧南臣進來,就趕緊叫他過去。

“你看,這些東西,我們收穫不少啊!”

顧南臣眸底劃過一道精光,“繼續挖,一個都不落下!”

“放心!”

慕逸風點頭,過了一會抬頭看向顧南臣,

“老大,你明天是不是要回去老宅祭祖啊?”

“嗯!”顧南臣頷首。

“那你趕緊去睡吧,這些我們來就行!”

慕逸風趕他去休息。

顧南臣看了看他們,“你們查差不多也去休息。

“是,顧爺!”文韜跟武略點頭應道。

顧南臣呆了一會才上樓休息。

葉紫夏剛剛睡著,感覺到身邊的位置凹陷下去,

隨即,她就落入一個厚實的懷抱。

顧南臣低頭在她臉上吻了下,才下巴擱在她的肩胛上,閉眼休息。

被男人熟悉的氣息包圍,葉紫夏心底踏實很多。

晚上驚嚇那一刻,到現在她都還心有餘悸。

她也伸手攬抱緊孩子們。

“睡覺!”

低沉的嗓音落在她耳邊,葉紫夏縮了下脖子,

聽到顧南臣規律的呼吸,她才漸漸入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