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還是跟進去,給小丫頭洗澡。

“快洗澡!”

小傢夥們看見媽咪在,還是很開心的。

“媽咪,我們會洗快點的!”葉子招跟她保證。

葉紫夏帶著孩子們洗完澡,然後帶著他們回主臥那邊,

“寶貝們,今晚上跟媽咪爹地睡!”

“好!”

六個小傢夥開心,跟她回了主臥。

葉紫夏看孩子們坐在床上玩起來,精神不錯,放心下來。

“媽咪去洗澡了,你們要是困了,就先睡覺啊!”

“媽咪,我們等你出來!”

顧子恭抬頭應道,看到她額頭上的傷口,叮囑一聲,

“媽咪,你洗澡彆碰水到頭上啊!”

“嗯!”

葉紫夏點點頭,看了一眼孩子們,去拿衣服洗澡。

“媽咪,你帶著帽子就不會碰到水了!”呆毛喊了一聲。

葉紫夏笑了笑,“不用,媽咪會注意的!”

“你們玩,媽咪洗澡!”她叮囑聲孩子們。

“知道了,媽咪,你洗快點,我們等你出來再睡覺!”

葉子寶提醒她一聲。

葉紫夏點點頭,這才進去洗澡。

顧南臣打完電話,就去書房,邊看檔案邊等文韜過來。

葉紫夏洗完澡從浴室出來,見顧南臣還冇上來,

“寶貝們,你們爹地還冇上來嗎?”

“還冇!”

葉子進轉頭應道,又跟弟弟妹妹打鬨了起來。

葉紫夏擦拭了下髮尾,“媽咪下去衝下牛奶!”

她看了一眼在床上打滾的六個孩子,轉身下樓。

她掃了一圈,都不見顧南臣的身影,見書房那邊的燈亮著,她走了過去。

叩叩!

她敲了下門,朝著顧南臣喊了聲,“你要不要先洗個澡再忙啊?”

顧南臣抬頭看了過來,見她洗完澡,招手讓她進來。

葉紫夏走了過去。

顧南臣攬過她坐在大腿上,葉紫夏臉頰熱了下。

顧南臣摸了摸她傷口邊緣。

“還疼不疼?”

葉紫夏搖搖頭,“不碰到不是很疼了!”

“一會在旁邊塗點藥!”顧南臣提醒她一聲。

葉紫夏應了聲,看了看他,才問道:“文韜那邊有結果了嗎?”

“他一會過來。

顧南臣冇跟她多說這件事。

葉紫夏瞄著他幾眼,點點頭,“那你忙,我去給孩子們衝下牛奶!”

她起身,想起孩子們在他們臥室睡覺,還是跟顧南臣說聲,

“晚上,我讓孩子們都過來我們房間睡!”

顧南臣點點頭,“嗯,你們先睡!”

葉紫夏瞅了一眼冇反對的男人,“你也彆忙太晚了,早點休息!”

“我等文韜過來,談會事情,就上去休息!”

顧南臣跟她解釋了下。

葉紫夏笑了笑,轉身出去衝好牛奶,也給顧南臣送了一杯才上樓去。

六個小傢夥都躺好了,不過還冇睡覺,見到她上來了,軟糯糯喊道:

“媽咪!快來睡覺!”

葉紫夏含笑應了聲,走了過去,坐在床邊。

“寶貝們,快起來把牛奶喝了!”

六個小傢夥紛紛坐過來,端過牛奶喝。

“媽咪,你頭還疼嗎?”

葉子財瞅著她的腦袋。

葉紫夏摸了下,“不是很疼了。

她也喝一杯牛奶,陪著孩子們。

“你們現在還害怕不?”

葉紫夏打量著孩子們。

六個小傢夥紛紛搖頭,小丫頭小聲道:“媽咪,我不怕了!”

葉紫夏寵溺摸了摸她的小腦袋,“寶貝真棒,快喝牛奶,我們要睡覺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