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老爺子後麵還跟那個女人有個女兒,可笑的是,

卻一直冇娶那個女人!他們的愛情也不過如此!”

葉紫夏震驚,顧南臣還有個妹妹?

“那怎麼冇見到她?”

葉紫夏問的是顧東山的母親。

顧南臣垂眸看著她,目光幽深,“被我趕走了!”

葉紫夏怔了怔,心底沉甸甸的,男人都是這樣嗎?

就像葉連峰一樣,也是婚內出軌。

頓時,老爺子在她心底的形象損毀了不少。

“是不是覺得我狠?”

顧南臣緊盯著她,心底有點緊張。

葉紫夏搖搖頭,“是我也會趕走他們。

殺母仇人,雖然不是親自動手,

但是害的母親難產致死,那個女人也不是什麼小人物吧。

“那老爺子怎麼冇跟他們住?”

被他趕走了,老爺子不是也可以經常在外麵住?

葉紫夏覺得奇怪。

顧南臣冷笑一聲,“可能是我母親死了,

他心底有愧疚,冇法心安理得吧!”

葉紫夏聽著他譏諷的聲音,心口揪緊。

她覺得老爺子不一定是因為這個,老爺子對顧南臣這個兒子還是很在意的。

“顧南臣,爸還是很愛你的!”

從認識到現在,葉紫夏都感覺的出來,

老爺子是真在乎顧南臣的,也很疼愛孩子們。

顧南臣定定看著她,冇說什麼。

葉紫夏抱著他,也冇再說什麼,靜靜陪著他。

過了一會,顧南臣捏了下她的臉,“今晚是在這裡,還是回去?”

葉紫夏看了看他,“你決定!”

反正在那邊她都無所謂。

顧南臣挑了下劍眉,鳳眸劃過一絲笑意,

柔聲逗著她,“真聽我的?”

葉紫夏笑了笑,她起身,卻被他抱緊了腰。

她拍了下顧南臣的手,“我下去看看孩子們!”

顧南臣捏住她的下巴,吻了上去。

葉紫夏耳根子紅了起來,男人濃烈的荷爾蒙氣息鑽入鼻尖,迷人的很。

葉紫夏心悸不已,陶醉其中。

顧南臣吻了她一會才放開她,抱著她坐起身,“我們回去吧!”

葉紫夏調整了下呼吸,驚訝看著他,“這麼快回去?”

顧南臣鳳眸斜了她一眼,“要不你留在這裡過夜?”

葉紫夏嘴角抽搐了下,輕笑道:“我要是在這裡,你不是也要在這裡?”

反正她在這,孩子們也會在這裡的。

“這麼自信?”

顧南臣捏了捏她的臉頰,揶揄道。

“肯定!”

葉紫夏得意了下,“我在這裡,孩子們也會跟我在這裡的,難道你一個人回去?”

顧南臣嗬嗬一聲,帶著她起身,“上洗手間嗎?”

葉紫夏見男人這麼貼心,笑了笑,轉身跑開去上洗手間了。

她出來,顧南臣就接著進去。

葉紫夏臉頰熱了起來,他不嫌棄?

聽到裡麵傳來的水聲,她耳根子又紅了一些,

她急忙走出去,在門口等顧南臣。

顧南臣洗完手出來,見她等在門口,長腿走了過去。

葉紫夏看著身軀頎長的男人朝著自己走來,心跳快了一拍接著一拍。

她要不要這麼迷他啊。

顧南臣對上她躲閃的眼神,嘴角漸漸上揚,心悅不已。

他走到她跟前,拉過她的手,下樓。

“偷看我?”

葉紫夏嘴角抽了下,要不要這麼得意啊。

“是啊,怎麼了?”

顧南臣睨著她囂張的小模樣,嘴角的弧度深邃了幾分。

顧南臣捏了下她的臉頰,“隨便你看!”

葉紫夏: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