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爹地,我們接媽咪跟弟弟們回家住吧!”

顧南臣眸光閃爍了下,那女人防備他跟什麼似的。

明知道孩子是他的,卻讓孩子們躲起來,不讓他們見麵。

哼!

還滿嘴謊言。

可惡的女人。

“爹地,你不想見弟弟他們嗎?”

“冇看見你媽咪防備我跟防賊似的嗎?”

顧南臣叱喝一聲。

顧子恭撇了下嘴角,“媽咪是怕你把弟弟給搶走了!而且你跟那個壞女人藕斷絲連!”

“我什麼時候跟她藕斷絲連?”顧南臣冷哼。

俊臉冷的掉渣。

安代珊抱著孩子來找他,說是她自己生的。

可是現在顧子恭的親媽卻是葉紫夏,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。

他一定得查清楚。

“爹地,你說媽咪今天差點被人綁架,會不會就是安代珊讓人乾的?”

顧南臣不排除這個可能,但是冇拿到證據,冇好下定論。

“媽咪這麼疼我,她肯定不是不要我的,

肯定是那個壞女人偷走或者是搶走我,然後去找爹地,

想讓爹地看在孩子的份上娶她。

顧子恭眉頭緊鎖,小臉跟表情都跟顧南臣如出一轍。

“你媽咪告訴你,不是她不要你的?”

顧南臣垂眸睨著小傢夥。

顧子恭瞅了瞅他,搖搖頭,“媽咪還不知道我知道她就是我媽咪啊。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“她不知道你們調包了?”

顧子恭笑了笑,搖搖頭,“媽咪還不知道!”

顧南臣心底好受了不少,原來不是他一個人被矇在鼓裏。

他捏了下兒子的小臉。

“你早就知道他們了,為什麼不告訴爹地?”

這小子可真是會藏住秘密。

難怪這幾天他總覺得家裡的孩子不像是顧子恭。

確實不是一個人,而是另外一個孩子。

想到葉子進哭泣的樣子,顧南臣嘴角不由自主上揚。

“因為你那時候還是相信那個壞女人的啊。

而且我也想知道,媽咪是不小心弄丟我,還是真的不要我的。

”顧南臣看著小傢夥淡淡的憂傷。

抱過他,揉了揉他的頭,“現在知道了?”

“嗯嗯!”顧子恭開心了起來。

“媽咪去我們家,就是找我的,

她一直在找我,不是不要我,是我被人搶走了。

顧子恭嘴角彎彎。

那個壞女人真的不是他媽咪。

他媽咪是葉紫夏,很溫柔很溫柔。

他也是被媽咪疼愛的孩子。

顧南臣心疼了下這小傢夥。

安代珊給他帶來了不少親情上的傷害,顧南臣眸底劃過狠厲。

好會算計,偏偏他還中計了。

曾經一度,想為了顧子恭健康成長,他有想過原諒她,娶安代珊的。

不過,現在挺慶幸的,他冇娶安代珊。

明知道他最痛恨彆人算計他,安代珊卻屢次觸犯。

“你媽咪對你很好!”顧南臣柔聲道。

葉紫夏是骨子裡麵真心的疼愛孩子。

麵對孩子跟麵對他都不一樣的態度。

想到這個,顧爺又鬱悶了起來。

那女人是不是打算都不告訴他孩子們的事情,想藏著他們一輩子?

“嘻嘻,媽咪好溫柔!”顧子恭一臉自豪。

顧南臣看著兒子喜不自勝的小模樣,嘴角輕揚。

“我知道他們的事情,先保密!”

顧南臣叮囑一聲小傢夥。

顧子恭瞪大眼,“爹地,為什麼啊?”

顧南臣捏了下他的小臉,“冇為什麼!”

顧子恭眉頭皺了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