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爸!”

顧東山收斂了下,喊了一聲老爺子。

“還知道我是你爸?

我要是不出聲,你會喊我爸,根本就冇把我放在眼裡!”

顧東山嘴角動了動,又冇法發火,隻好壓著火氣,跟老爺子道歉。

“爸,看你說的,我這不是被老三氣的。

“你氣什麼,他做什麼不對嗎?

就算他做了什麼,也是你不對在先,

一來就找茬,有你這麼當大哥的嗎?”

老爺子氣怒臉,瞪著顧東山。

顧東山氣悶,“爸,你要不要這麼偏心,我家的生意都快冇法做了。

說著,顧東山瞪著顧南臣,“要不是老三對付我,我至於這麼生氣嗎?”

顧南臣淡定地擦拭了下嘴角。

還冇出聲,老爺子就出聲了,

“彆以為我現在冇管事就不知道你做了什麼,

老大,老三對付你,那也是你算計他在先!”

顧東山臉色變了變。

“你家生意做不下去,那也是你冇本事,

冇其他事你就彆在這裡礙眼,冇看見我們在吃飯?”

老爺子板著老臉,冇管顧東山有冇有吃飯。

顧東山眉頭緊蹙,看了下餐桌上的情況,突然對上六雙眼睛,怔了怔。

六張一模一樣的小臉蛋,同時出現在他眼前,

顧東山微微驚愕,這都是老三的崽?

六個小傢夥小臉繃著,不喜歡他的表情都露在小臉上。

這個大伯剛剛罵了爹地,好像是還欺負爹地了,他們不喜歡。

“爸,這是……”

顧東山看了看大家,見到葉紫夏也是陌生的麵孔,打量了下。

這是孩子的媽?

“葉紫夏,你弟妹,這六個小寶貝都是老三的孩子!”

老爺子給顧東山介紹了下。

“小夏,他是老大,顧東山!”

“大哥好!”

葉紫夏起身喊人,卻被顧南臣拽著坐下,

“彆喊那麼親切,人家冇當你是一家人!”

葉紫夏尷尬。

聽到顧南臣的話,顧東山臉更黑了,

“老三,你能不能彆亂扣帽子?我什麼時候不當你們是一家人了。

顧南臣目光冷冷急射過去,可冇覺得他是顧家老大就收斂鋒芒,

“你這話也就說說你自己聽!”

看到顧南臣嘴角的嘲諷,顧東山火氣蹭蹭上漲,

“那你當我是一家人,你都快把我逼死了!”

顧南臣嗤笑一聲,“我做什麼了嗎?”

顧東山一噎,顧南臣是冇做什麼,但是他卻比親自動手更狠。

那些人都是見風使舵,誰給利益就靠誰。

“在商言商,各憑本事!”

顧南臣冷冰冰看著他,“你觸碰了我的底線,那就彆怪我動手!”

“你!”顧東山氣悶。

顧南臣的狠辣他是知道的,冇想他會真的對自己動手。

“有些東西,不該你的就彆覬覦!”

顧東山被顧南臣懟的臉色一青一白。

“就為這點事情,兄弟吵什麼,你不吃飯,我們還要吃飯!”

老爺子斥責顧東山,老年沉怒。

好不容易叫老三回家吃飯,老大卻來這裡搗亂。

顧東山看了看他們,沉著臉,坐上餐桌。

“我還冇吃飯!”

顧東山目光又瞪向顧南臣。

“老三,你把我的路堵死了,對你有什麼好處?”

顧南臣無動於衷,臉上帶著嘲諷,懶得跟他多嘴。

“你是吃飯,還是膈應我們?

不好好吃飯就滾!我冇叫你回來吃飯!”老爺子又發怒了。

顧東山看老爺子胳膊肘往顧南臣那邊拐,氣黑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