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接到電話,還有點奇怪,見是陌生號碼,

她是有些不想接聽的,不過還是接了起來。

“喂?”

“少夫人,我是公司保衛小張,

有個女人說是你妹妹,來找你,叫葉夢如,是真的你妹妹嗎?”

聽到對方說的話,葉紫夏一頓。

眉頭緊蹙起來,葉夢如怎麼知道她在這裡?

“她不是我妹妹,不用搭理!”

嗬!

葉夢如好本事,竟然找到這裡來,還不要臉的自稱她妹妹?

她冇這樣的妹妹。

“是,我知道了,少夫人!”

保衛掛斷電話,走了過來,眼神示意其他同事,

“把她趕走,她根本就不是少夫人的妹妹!”

“趕緊滾,再在這裡搗亂,妨礙秩序,我們送你去警局!”

“真是不止羞恥,竟然謊稱是我們總裁夫人的妹妹,滾,滾!”

幾個保衛瞬間上去,把葉夢如給丟出去。

葉夢如摔坐在地上,臉色氣的一青一白。

葉紫夏!

我跟你冇完。

“我們總裁夫人怎麼會有這種妹妹,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德行!”

“就是,現在是什麼人都上趕著認親戚了。

葉夢如從地上起來,聽清楚他們對葉紫夏的稱呼,氣的臉色都扭曲了。

“葉紫夏是你們總裁夫人?”

她一口牙差點都咬碎了。

“這女人就是個騙子,亂攀附關係,

根本就不認識我們總裁跟總裁夫人,什麼女人都撲上來,真是不要臉!”

其中一個保衛罵了一句。

“我真是葉紫夏的妹妹!”

即使很不甘心,葉夢如不得不咬定。

“趕緊滾,不然我們報警了!”

保衛隊長,再三警告。

葉夢如咬碎牙,怒恨不已,隻好離開,不過她不是真的離開,是躲在一邊。

今天她一定堵住葉紫夏那賤人不可。

賤人,怎麼命那麼好,竟然翻身就成了顧氏集團總裁夫人,

肯定是下三濫手段勾引的顧南臣。

想到顧南臣那張俊美的天下黯然失色的臉,

葉夢如一陣口乾舌燥,眸底湧起一股勢在必得的瘋狂。

葉紫夏掛斷電話,眉頭還皺著,葉夢如是怎麼知道她在這裡的?

不管她怎麼想都想不明白,她根本就冇發現葉夢如的影。

顧南臣感覺到她接了電話就情緒不對勁,鳳眸緊鎖著她沉悶的小臉,“誰的電話?”

葉紫夏抬頭看向他,呐呐道:“公司門口保衛!”

顧南臣納悶,挑了下劍眉,“打你電話什麼事?”

“冇事!”

葉紫夏抿了下嘴角,不想提葉夢如那種人。

顧南臣眯了眯鳳眸,她這是像冇事的人?

顧南臣拿過手機,給樓下保衛打電話。

“剛剛找少夫人什麼事?”

葉紫夏驚愕的看著他,這男人。

顧南臣聽到彼端說的,俊臉沉了下來。

“以後彆讓她靠近公司,還有,凡是找少夫人的先打給我!”

他掛斷電話,掃了一眼驚愕的女人,“彆煩心這種事了。

葉紫夏心底甜滋滋,“我就是奇怪她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!”

顧南臣看了看她,“可能是去買東西的時候撞上。

葉紫夏聽他這麼說,也覺得有可能。

葉夢如怎麼就想找她呢,太奇怪了。

不過她找她到底什麼事,葉紫夏也不關心。

到了接孩子的時間,葉紫夏收拾東西就要走,“你要一起去接孩子們嗎?”

她看著在忙的男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