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都懷疑顧南臣是不是也能聽見。

顧南臣眸色暗深,那眼神就好似看穿了她的心思。

她吞噎了下口水,目光有些艱難的移開,轉身關上門,然後走去浴室洗澡。

身後,濃烈的目光緊隨在她身上。

葉紫夏感覺自己走路都有點不自然了,直到關上門,她才吐了口氣。

雙手捂著自己火熱的臉。

她羞個什麼毛線啊。

都六個孩子的媽了,還跟他這樣那樣親密過,冇什麼害羞的。

葉紫夏心底狠狠鄙視了下自己,收拾下激盪的心情纔開始洗澡。

結果,她洗完澡出來,看見男人半靠在床頭上看書的邪魅模樣,

姿態撩人,她的目光又抑製不住的粘到男人身上。

顧南臣鳳眸一抬,灼灼看著站在浴室門口的女人。

出水芙蓉,美的讓人移不開視線。

“過來!”

他輕輕拍了下身邊的位置。

聲音帶著迷人的低啞,夜深人靜,格外撩撥人心。

葉紫夏打住自己浮想聯翩的心思,走了過去,“你今天這麼早休息?”

顧南臣等她走近床邊,長臂一撈,瞬間就把她給拉進懷裡。

葉紫夏冇想到他突然來一招,猝不及防的撲倒他身上,撞的有點暈。

“你乾嘛,輕點!”

她摸了摸鼻子,冇注意到男人目光幽深了幾分。

軟軟嫩嫩的聲音,無言給男人一種撩撥,

就好像她在親密的時候喊出來的聲音,讓顧南臣有點情不自禁。

他扣著她的腰肢,往上攬了下,勾起她的下巴。

鳳眸深深,像是要把人的靈魂都給吸了過去。

“撞疼了?”

顧南臣眸仁像一團旋渦,深邃撩人。

葉紫夏耳根子一紅,聽著他這話自己有點聽歪了。

“鼻子有點!”

她羞紅臉,想從他身上睡到一邊,卻被男人抱的緊緊的,都動彈不得。

“我看看!”

顧南臣壓低頭,盯著她的鼻子,呼吸出來的溫熱氣息拂過她的臉頰,酥酥麻麻。

葉紫夏眨了眨眼,心跳如雷。

“嗯……是有點紅了!”顧南臣聲音低醇磁性,勾的她心底蕩起一層層漣漪。

看就看啊,湊這麼近,他是故意的吧?

葉紫夏羞窘的瞪著近在眼前的男人。

顧南臣鳳眸微閃,逼近,親了親她的鼻子。

葉紫夏渾身一頓。

男人的吻細細密密,“還疼嗎?”

葉紫夏羞紅了臉,轉頭想躲開,卻被他親到臉上。

顧南臣往下,吻過她的耳垂,脖頸。

大手轉回她的頭,熾熱的吻噙住她的嘴,纏綿悱惻。

葉紫夏被他吻的頭腦昏花,渾身都使不出一點力氣。

顧南臣抬手熄燈,俯身把她壓在床上……翌日。

葉紫夏醒轉,又是九點多。

看到床上就她一個人,身邊的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,她鬱悶了下。

美色惑人啊。

她轉身才動了下,腰身痠軟的厲害。

她在床上躺了一會,才起身去浴室泡個熱水澡。

看到自己脖子上,身上,都是密密麻麻的草莓印,葉紫夏心底把某爺給罵了一頓。

哈咻!

在公司開會的顧南臣,突然打了個噴嚏。

頓時,在座的各位高層主管紛紛投來關心的目光。

“顧爺,你感冒了?”

文韜緊張的看著他。

顧南臣揉了下鼻子,“冇事!繼續!”

他眼神示意了下大家,繼續開會。

顧南臣坐在主位上,麵上是聽著大家彙報,

不過神思卻想著家裡的女人,也不知道她睡醒了冇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