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眉宇緊蹙,“這東西乾淨嗎?”

都是內臟。

葉紫夏嘴角抽了下,早知道不問他了,這人潔癖,吃不了這些。

“你可以一會嚐嚐,很香的!”

牛雜能多臟啊?

很乾淨好不好,都是吃草的,比豬內臟還乾淨的很。

葉紫夏帶著孩子們去找牛雜店鋪。

走出遊樂園門口,那個味道就更加濃鬱了,一堆人排隊買。

“你們幾個跟著爹地,我去買!”

葉紫夏叮囑五個兒子,然後過去那邊排隊。

“媽咪,我們跟你一起!”

葉子進也跟著跑去。

“你們到車上等,還要排隊等呢!”

葉紫夏回頭跟他們說聲,“顧南臣,你看著他們點!”

顧南臣挑了下劍眉,孩子們都想跟著她,他有點看不住。

大長腿也抱著女兒朝著他們那邊走去。

葉紫夏見他們都過來,笑了笑,“你們都想排隊啊!”

前麵還有幾十個人呢。

顧南臣眉宇緊蹙,跟她說道:“我們在車上等,我讓他們買!”

這等也不知道要等多久。

顧南臣掃了一眼長龍隊伍,疑惑不已,這東西有那麼好吃嗎?

“還是自己買吧,不用麻煩他們。

葉紫夏看了看跟著的保鏢,他們也不容易。

顧南臣擰著劍眉,陪他們母子幾個一起等。

“你要不回車上?”

葉紫夏見他抱著小丫頭,怕他累著。

“跟你一起!”

顧南臣抿唇應道。

葉紫夏見他不肯過去,伸手過去,“我抱一會吧!”

“不用!”

顧南臣躲開,自己抱著,還換了下姿勢,讓小丫頭睡的更舒服。

葉子寶都趴在顧南臣的肩頭上睡著了。

葉紫夏看了看男人,笑了笑。

自己還說他們寵小寶,他知道小寶是女兒後,還不是變了很多。

“笑什麼?”

顧南臣霸氣的挑了下劍眉。

葉紫夏嘴角輕揚,揶揄他,“你不是說要讓小寶跟他們一樣嗎?你這麼差彆對待可不好!”

顧南臣被她拿自己的話調侃他,怔了下,“小寶睡著了,不抱著,揹著?”

葉紫夏笑笑,不拆穿他的小心思。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繼續抱著小丫頭排隊。

排了一會都不見隊伍移動,顧南臣抬起手腕,看了一眼時間。

“你抱會小寶,我去買!”

這等下去,得等到什麼時候,現在都十點多快十一點了。

“你插隊?”

葉紫夏壓低聲音問顧南臣,免得被孩子們聽見。

不過他要是直接插隊,影響更不好吧。

“我有辦法!”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稍微彎身,把小寶遞給她。

葉紫夏把女兒接過來。

顧南臣朝著最前麵走去。

“媽咪,爹地怎麼去前麵了?”

顧子恭瞪大眼睛。

呆毛眨了眨眼,爹地不會是要插隊吧,這麼不好吧?

“叔叔去插隊?”

葉子招直瞅著顧南臣那邊。

葉子進跟葉子財偷笑了下,“冇想到叔叔也會乾插隊的事情!”

葉紫夏嘴角抽了下,為了維護顧南臣在孩子們心中的形象,她解釋了下。

“你們爹地不是去插隊!”

“不是插隊乾嘛去?”

葉子招不解。

葉紫夏被小傢夥問住,她也不確定顧南臣會怎麼做,要是說不是吧,一會豈不是被打臉?

“說不定是想看看賣的什麼?等等看吧!”

幾個小傢夥也很好奇,伸長脖子看著顧南臣那邊。

“我們也去看看!”葉子進呆不住。

葉紫夏急忙拉住他,“彆亂跑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