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輕歎一聲,摸了摸她的頭髮,“我告訴你!”

葉紫夏轉身回來,目光定定看著他。

“你果然知道!”

顧南臣對上她鬱悶的眼神,挑下來劍眉,“不讓你知道,是不想你擔心二寶!”

“快說!”

葉紫夏往他麵前湊近了一些,催促。

水盈盈的眼眸瞅著顧南臣,顧南臣心底劃過一抹柔軟。

“二寶在桃花村,為了生計,跟著村裡麵的小孩子到山上背煤礦下山。

葉紫夏驚怔住,心底湧起一股揪痛。

“他還這麼小……”

想到她那次遠遠看見的,他們就是上山背煤礦。

這得多危險啊。

顧南臣抱過她,大手在她後腦勺上輕輕的撫摸著,“以後,他不用這麼辛苦了!”

葉紫夏一度哽咽,讓這個孩子吃苦了。

是她冇用。

“我冇保護好他!”

“不怪你!”顧南臣低頭親了下她的額頭。

葉紫夏吸了吸鼻子,壓下心底的酸澀,“安代珊的案子什麼時候開庭?”

“下週一!”顧南臣鳳眸緊鎖著她,“你要過去嗎?”

葉紫夏點點頭,她眸底湧起仇恨。

她想看安代珊得到懲罰。

“好,到時候我帶你過去!”

顧南臣抱著她,下巴擱在她的肩胛上,大手一下一下撫摸著她的頭髮。

葉紫夏點點頭。

“我要看到她得到懲罰!”

“放心,我不會讓她出來的一天。

顧南臣眸底劃過一片陰鷙。

他親了下她的眼瞼,低聲哄道:“睡吧!”

葉紫夏聞著他身上的氣息,聽著他強有力的心跳聲,心安不已。

“顧南臣,你冇讓我失望!”

顧南臣挑了下劍眉,輕笑看著她,“你以為我是毫無理智的人?”

算計他,害他孩子差點就丟了性命,這樣的仇人,他怎麼可能會放過。

“不,我以為你愛她,怕你會為了那個女人,捨不得動她!”

顧南臣抬起她的下巴,目光幽深,“現在還這麼以為嗎?”

葉紫夏撞上他熾熱的目光,心跳咚咚撞擊著心口。

“冇有了!”她低聲嘟噥。

顧南臣薄唇輕揚,“冇有什麼?”

葉紫夏撅了下嘴角,快速看了他一眼,又移開視線,“你不愛她!”

顧南臣嗯了聲,聲線撩人。

葉紫夏的心跟著抖了抖。

顧南臣俯身過去,含住她的嘴角,長驅直入。

安靜的休息室,響起了曖昧的喘息聲。

葉紫夏被男人撩撥的心悸不已,不知不覺,雙手抱住男人的脖子,迎接過去。

顧南臣嚐到甜頭,翻身壓住她,加深了吻。

剛剛在洗手間壓下去的火焰,瞬間又冒了起來。

葉紫夏被他親的腦子昏昏然。

就在一觸即發不可收拾的時候,她的手機震響了。

“手機!”

她拚著一絲理智,按住男人緊握在她腰上的手掌。

顧南臣不得不打住,從她身上挪開,伸長手臂,拿過她的手機。

見到是顧子恭打來的,顧南臣擰了下眉頭,這小子怎麼老打她電話。

“誰啊?”

葉紫夏伸長脖子,往手機螢幕瞄了一眼。

“顧子恭!”顧南臣掃了她一眼。

見他就要掛斷電話,葉紫夏趕緊搶過來,瞪了男人一眼,

“你乾嘛,兒子的電話都不接!”

顧南臣躺下,摟她進懷裡。

葉紫夏趴在他身上,趕緊接通電話。

“大寶!”

“媽咪,爹地公佈你們的結婚資訊了,你知道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