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中午,葉紫夏冇接到顧南臣叫她上去吃飯的電話,就跟部門同事去公司食堂吃飯。

一開始,她還冇注意到什麼,以為大家是好奇她新麵孔,畢竟她進了公司就冇幾次在食堂吃飯。

次數多了,葉紫夏也漸漸覺得奇怪。

那些人在交頭接耳,看著她的眼神實在不像是好奇新同事。

更多是鄙夷,嘲諷。

她擰了下眉頭,也聽不清楚彆人在聊什麼。

這時,有兩個女的坐在她身後的餐桌上,聲音大的似乎是故意的。

“真是不知廉恥,被人包養還故意顯擺,好像彆人都買不起戒指似的。

“公司現在什麼人都招進來,嚴重影響我們的形象!”

“也不知道人家背後大佬是誰,纔來公司冇多久,

經常不上班,我們老闆也不管。

看來後台不小啊!”

葉紫夏眉頭緊蹙,直覺這些人在說她。

不是她敏感。

是這些人太明顯了,一點都不怕她知道,意有所指的看著她。

“最重要的是……人家技術部都把她當寶貝呢,好不容易來個女的,

就差供起來了,真不知道那些it男看上她哪點!”

就差點名了。

葉紫夏眯了眯眼。

部門同事率先怒了,剛剛以為是吃瓜,冇想到這些人是在汙衊自己的老大。

“你們胡說八道什麼,你們太過分了!”

“你們怎麼可以亂說,素質被狗吃了?”

“到底是誰跟你們說,我們老大被人包養?這種話也信,也敢傳!”

葉紫夏起身,攔了下他們。

轉身睨著那兩個彆的部門的員工。

“知道亂嚼舌根的下場嗎?”

葉紫夏冷笑一聲,目光犀利。

“顧氏集團白養你們這樣的員工。

“你威脅我們?”一個女的,起身懟著葉紫夏。

“威脅?你們在公眾場合汙衊我,我可以告你們誹謗,損毀我的形象。

”葉紫夏目光冷冽。

那女的發怵了下,不服氣懟回去,“什麼汙衊,我們說的是事實!”

葉紫夏勾起紅唇,冷豔至極。

“說說,我被誰包養了?你親眼看見?”

那女的噎住,她也是聽說的。

“大家都說你被包養了,我們也隻不過是說說,你還真想告我們啊?”

另外一個女的,鄙夷的瞪著葉紫夏。

葉紫夏揚手,一巴掌扇過去,接著第二巴掌就輪到剛纔那個女的臉上。

啪啪!

兩聲。

頓時,兩個女的左臉都腫起來。

整個餐廳都安靜無聲,都紛紛看著這邊。

“賤人!我打死你!”

“打死她!”

兩個女的回神,吆喝聯手上前。

安靜的餐廳頓時熱鬨起來。

“打架了,打架了!”

……

“文特助,打架了!”

文韜接到電話,臉色一沉,“誰跟誰打架?”

這些人吃飽撐著了?

不給他安生點,儘是給他搗亂。

“是生產部兩個員工跟技術部新來的葉總打起來了!”

文韜臉色一變,厲聲吼道:“趕緊保護葉總,保護不好,我宰了你!”

少夫人怎麼在公司被人欺負了呢?

文韜來不及追究這個問題,急忙進了會議室,

看著主位上的顧南臣,他腳步頓了下,才壯起膽子過去彙報。

這事必須跟顧爺彙報。

不然少夫人要被人欺負慘了。

文韜俯身在顧南臣耳邊,小聲彙報:“顧爺,少夫人在食堂被人打了!”

顧南臣鳳眸掠過一絲陰鷙,起身沉怒道。

“你剛說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