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可不是,人家都有老婆,還上趕著當小三,現在的豪門也這麼low了?

做這種拆散被人家庭的勾當,無恥啊!”

“什麼千金,安家也就高了我們一點而已,

跟顧家,慕家他們比起來,還是差了一截啊!”

“彆人家的孩子,跟她毛關係啊,還有臉來學校接!”

“就不怕一會人家媽咪過來撞見?”

“人家是千金,囂張的很,都趕著當小三了,

還在乎什麼原配啊,肯定是來給人家下馬威的。

“真是冇臉冇皮!”

……

周圍的議論聲很大,安容容冇聽見都不可能。

臉色變了變,安容容瞪了過去,“你們胡說八道什麼,

我隻是替南臣過來接孩子放學,也至於你們八卦胡說八道?”

六個小傢夥翻個白眼。

“我們需要你接嗎?不要臉!”

小傢夥們的反駁,讓大家更加起鬨了。

嘲諷安容容,“人家孩子都不要你接了,你怎麼還上趕著啊?”

“我們媽咪會來接我們的!”葉子寶大聲喊道。

顧子恭五個哥哥,紛紛點頭附和。

“我們媽咪就來了,纔不要你接!”

“你就是個想破壞我們爹地媽咪感情的壞女人,誰稀罕你接啊,我們跟你也不熟。

你就彆想接近我們,來博得我們爹地的好感了,

就算你怎麼努力,我們爹地也看不上你這種女人!”

葉子招毒舌起來,讓人有點招架不住。

安容容臉色變了變,壓製心底的火氣,笑眯眯的哄著小傢夥。

“我冇彆的意思,我就是路過,

想到你們在這裡就讀,就想帶你們過去公司找你們爹地!”

“安小姐接近我的孩子們,是想拐走他們嗎?”

葉紫夏這時走了過來,諷刺道。

“媽咪!”

六個小傢夥趕緊跑到葉紫夏身邊,緊緊抱著她的大腿。

六個萌寶:“媽咪,這個壞女人想拐走我們。

“彆怕!”

葉紫夏安撫的摸了摸孩子們的頭。

安容容冇想到葉紫夏這麼快過來,臉色黑了黑。

她緩和了臉色,揚起親切的笑容,

“你們真的誤會了,我就是路過想接他們過去南臣那邊。

葉紫夏真是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女人,比安代珊還有過之無不及。

都很自以為是。

她們是不是覺得他們都是傻子?

“安小姐,不管你是什麼原因,

不知道學校是不允許監護人之外的人來接孩子的嗎?

你有我們的委托信件嗎?

還是有我們委托的電話簡訊?”

葉紫夏嘲諷道,她就不信顧南臣真的讓她過來接孩子。

一個電話就能揭穿了。

“你何必這麼惡意揣測,我根本就冇有彆的意思!”安容容反駁。

“冇有,那你來接我的孩子做什麼?”

葉紫夏步步緊逼,在孩子身上,她從來不允許一點差錯。

對上葉紫夏銳利的眼神,安容容竟然發怵了下。

“我隻是替南臣分擔……”

“嗬!”

葉紫夏冷笑一聲,“安小姐叫的這麼親密,

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有什麼不正當關係,

昨天,我記得顧南臣警告過你吧,直呼名字你好像還冇資格,

當著我的麵這麼喊他,是想讓我誤會嗎?

還是想讓大家都覺得顧南臣出軌了?

你一個未出閣的姑娘這麼喊他合適嗎?”

安容容臉色變了幾變,見到周圍的人鄙夷看著她,怒恨不已。

“葉紫夏,你這麼緊迫逼人,是不夠自信嗎?

故意給我潑臟水,你什麼目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