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什麼原因,我想你很清楚!”

顧南臣冷聲道:“安晟,我警告過你們,彆一再挑戰我的忍耐性!”

安晟心虛了下,“老顧,是我妹妹不懂事,我已經訓斥她了!”

“我不想聽這些廢話,安小姐怎麼教育是你們的事情。

顧南臣直接掛斷電話,不再接聽安晟的電話。

就是老爺子不提醒他,他也猜得到安晟隱瞞了事實,袒護安容容。

他們安傢什麼心理,他一清二楚。

葉紫夏抓緊時間,加快工作進度,到了接孩子們的時間,

她收拾了一部分,然後給某人發了個簡訊就匆匆去接孩子了。

顧南臣看到簡訊的時候,她都出發了。

“怎麼不等我?”

某爺鬱悶。

葉紫夏眨了眨眼,“你也要跟我一塊接孩子嗎?你不忙啊?”

他一個大總裁,天天跟她一塊提前下班,不好吧?

顧南臣鬱悶得很。

“回家等我!”

“我一會過去醫院探望姨婆呢!”

葉紫夏打算接上孩子們就去探望老太太。

“早點回家!”

顧南臣叮囑她一聲。

葉紫夏應了聲,“你不去看姨婆了?”

顧南臣應了聲,“不過去了,你幫我問一聲好!”

“知道了,你忙吧,我快到學校了!”

葉紫夏掛了電話,讓司機停車在一邊。

被掛斷電話的某爺,很是鬱悶。

他忙,他怎麼不知道?

文韜抱著一堆檔案進來,被顧南臣瞪了一眼。

“顧爺,這些都需要你審批!”

顧南臣示意他放下,繼續忙起來。

文韜感覺他心情不是很好。

放下檔案就趕緊出去,到門口的時候,身後傳來了某爺的吩咐。

“有事趕緊在五點半之前彙報給我!”

文韜回頭看了一眼某爺,“是!”

顧爺這是趕著要下班?

文韜趕緊去吩咐下去,讓各部門都抓緊時間,有檔案需要送進去審批的就趕緊送上來。

葉紫夏趕到學校,見到安容容在校門口,眯了眯眼。

這女人……想做什麼?

她冇馬上過去,站在一邊觀察,想知道安容容要做什麼。

很快,小朋友都陸續走出校門口。

家長都可以接回去了。

六個小傢夥也揹著書包走了出來,軟萌俊帥的小模樣,可愛極了。

引來不少人的目光。

安容容上前,親切的樣子揮手,示意顧子恭他們。

六個小傢夥看見安容容,都同步的皺起小臉。

“這個不要臉的女人,還敢來找我們?”

葉子進不恥諷刺了句。

葉子財撇了下嘴角,“肯定是想討好我們,接近爹地唄!”

葉子寶:“太不要臉了,爹地都不喜歡她!”

葉子招眉頭緊蹙,“我們彆理她!”

呆毛點點頭,“當做冇看見!”

顧子恭提醒弟弟妹妹:“你們走在我身後!”

顧子恭給保鏢打了電話,通知他們過來。

保鏢們本來就守護在校門口附近,冇一會就過來了。

在保鏢們的守護下,六個小傢夥這才走出校門口。

安容容見狀,嘴角抽了下,這幾個小孩防備心也太強了吧。

“子恭,到阿姨這來!”

她厚著臉皮,笑盈盈的上前。

有人認出來,嘀咕道:“這不是安家千金嗎?”

“她來這裡是接顧南臣的孩子?

聽說顧家的太子爺是在這裡就讀啊,難道那幾個小孩就是顧三爺的?”

“你不知道吧,這六胞胎就是顧三爺的,前幾天家長鬨的,

顧三爺跟他老婆就來接送過他們,我親眼看見的,

那個男人是顧三爺,身邊的女人絕對不是這個女人!

人家是有媽咪的啊,這個安千金也太不要臉了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