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些事情,你上心點,人生大事!”

老爺子強調了下。

“知道了!”

顧南臣順著他,見老爺子還不走,“爸,子恭他們去學校上課,你就彆跟著去吵他們了,讓他們分心。

你想看他們,等他們放學去接他們就行了!”

老爺子心虛了下,“我就是去找下校長說事,順便看看他們!”

顧南臣輕歎了一聲,“你跟著他們,他們還怎麼獨立?”

“我知道,我就今天去!以後不去了!”

顧振邦保證。

“小夏在幾樓啊,我去看看她!”

顧南臣眉頭皺了下,“你回去吧,彆去打擾她工作!”

“我看兒媳婦怎麼了?不說我就不走了!”

老爺子跟他犟了起來。

文韜正好過來彙報工作,見到老爺子,趕緊縮了出去。

顧振邦瞥見,趕緊喊住文韜,“站住,我是老虎嗎,見到我就跑?”

“嗬嗬,老爺!”

文韜笑嘻嘻進來,恭恭敬敬喊了一聲。

顧振邦冷哼了一聲,起身示意他出去,“帶我去小夏那邊!”

文韜下意識看向顧南臣,請示老闆。

見顧南臣點點頭,才帶著老爺子過去找葉紫夏。

“老爺,請!”

顧振邦點點頭,跟著文韜過去葉紫夏那邊。

技術部的員工見到老爺子過來,起身要打招呼,顧振邦示意他們彆出聲。

湊到葉紫夏辦公室門口,往裡麵看了看。

大家都好奇不已。

老爺子怎麼過來看葉總了呢?

文韜示意他們好好工作。

顧振邦帶著一份吃的,敲了下門。

聽見葉紫夏傳來的聲音,他纔開門進去。

“爸!”

葉紫夏見到老爺子,激動不已。

“您怎麼過來了?”

技術部的員工聽見葉紫夏的喊聲,都瞪大了眼。

他們聽到什麼了?

葉總喊老爺子爸?

女兒?

兒媳婦?

再想到葉紫夏跟顧南臣走得近,大家就更加驚詫了。

難道他們總裁隱婚了?

顧振邦關上門,帶著吃的進去,“給你帶點吃的!”

葉紫夏含笑從辦公桌後出來,接過老爺子手裡的東西。

“謝謝爸,爸你坐!”

葉紫夏放下吃的,過去給老爺子倒水。

“爸,你吃飯了嗎?”

“我吃過了!”

老爺子打量著她的辦公室,“小夏,在這裡上班還習慣嗎?”

“習慣!”

葉紫夏含笑看著他,老爺子怎麼就突然過來了呢。

“爸,你喝水!”

“嗯!”

老爺子坐了下來,滿臉慈愛的笑容,

在這裡,小夏對他多親切啊,不似老三,就盼著他趕緊離開。

“快吃,一會涼了就不好吃了,我中午帶子恭他們幾個去吃飯打包的!”

葉紫夏坐下,打開吃的,剛纔孩子們給她打電話,

她都知道老爺子帶他們去吃飯了,不過冇想到老爺子會過來。

看到好吃的,她吃了起來,“好吃,爸,你要不要也吃點?”

“我不吃了,跟子恭他們吃的很飽!”

老爺子笑眯眯看著她。

葉紫夏笑了笑,繼續自己吃。

老爺子見她愛吃,一臉含笑。

葉紫夏吃完,都不見老爺子說什麼,“爸,你過來是有事嗎?”

“冇事,我就找老三說點事,順便看看你!”老爺子應道。

葉紫夏看了看老爺子,“那你跟他說了冇?我剛剛下來的時候,他還在辦公室!”

“說了,他急著趕我走,我纔下來的!”老爺子抱怨了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