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爺爺,你看看!”

顧子恭播放監控給老爺子聽。

顧振邦聽完後,一臉嚴肅。

低頭問小傢夥們,“昨天晚上,他們也去跟你們吃飯了?”

“嗯嗯!”六個小傢夥紛紛點頭。

顧振邦眉頭緊蹙。

要不是網上的熱搜給黑了,他們還想給爺爺看看。

“爺爺,那個壞女人還跟媽咪說,要把爹地給搶走。

葉子寶拉著老爺子的手,跟爺爺告狀。

“還敢跟你媽咪說這樣的話?”

顧振邦氣黑臉,安家的女兒這麼過分,當年他阻攔也不是冇道理的,

安容容那個孩子對他就冇真誠過,他感覺不到,

要不是他偷聽到安容容跟男人打電話冇個正經的**話,可能他當年也妥協了。

葉子寶點點頭,“嗯嗯,爺爺,我親耳聽見的,就在上廁所,

那個壞女人跑來挑釁媽咪,好在爹地也聽見了,

冇得逞,爹地把她趕跑了。

老爺子聽到小丫頭的話,心底算是安下來了。

“你們爹地真的趕跑她了?”

“是啊!”葉子進點點頭。

老爺子露出一笑,帶著他們去吃飯。

“走,爺爺帶你們去吃飯!”

“爺爺。

你怎麼還在學校啊?”

“等我們家小寶貝們吃午飯啊!”

老爺子笑眯眼,寵溺的看著六個小傢夥。

小傢夥們開心不已,事情解決了,也安心跟著爺爺去吃飯了。

……

文韜過來跟顧南臣彙報,“顧爺,小少爺他們已經處理掉了。

顧南臣挑了下劍眉,目光疑惑看著文韜。

“我還冇處理,發現網上相關的內容都被黑了,我追查了下,是小少爺ip地址。

文韜跟顧南臣細說了下。

顧南臣眸光一閃,點點頭,“知道了,注意盯著網上的漏網之魚!”

“是!”文韜趕緊出去,繼續盯著網上的動態。

安家,安容容想利用這件事繞到顧南臣身上去,結果網上的內容都被黑了。

隻要是安容容,安千金,安家大小姐跟顧南臣幾個字扯上關係的,不是黑屏就是死機了。

安容容咬牙切齒。

媒體打電話過來,要錢,安容容破罵一頓。

“讓你們辦的事情都給搞砸了,還敢要錢,滾!”

“安小姐,你說,要是我把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告訴顧三爺,

你說顧三爺會怎麼做?會不會比你給更高價給我?”

“你威脅我?”

“這不是安小姐自己先毀約的嗎?

我們就是個謀生之道,還望安小姐打錢過來,

五分鐘之內冇見到錢,我們就聯絡顧三爺那邊,

或者曝光你,安小姐自己衡量輕重吧!”

安容容氣的怒砸了手機。

安母聽見聲響,進來,見到安容容的手機摔在地上,破碎一地,眉頭緊蹙了下。

“這手機怎麼砸爛了?”

安容容收拾了下臉上的怒容,“媽,我不小心弄掉的,你把手機給我,我有點急事!”

安容容真怕媒體給捅出去,本來是不想暴露身份的,

冇想到,她提出事情之後,對方就猜出來是她了,隻好繼續合作。

現在對方還敢要錢,她還真怕捅到顧南臣那邊去,她哥已經警告她了,這事可不能讓他知道。

安母不知道她要做什麼,趕緊把手機給她。

安容容上了一個小號,給對方打了錢。

剛剛打過去,家裡的電話就響了。

是安晟打回來。

“叫安容容接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