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笑了下,“我們這邊還要一會!你要是困了就休息!”

顧南臣出來,聽到她講電話,側頭看了看她。

“誰?”他坐了下來。

葉紫夏小聲跟他說道:“是爸!”

顧南臣眉頭皺了下,“他找你有事?”

“冇,他現在在禦龍灣。

葉紫夏應了聲,又跟老爺子說了幾句才掛了電話。

“顧叔在家裡等你們回去啊?”

慕逸風一邊吃東西,一邊問道。

“冇事,你們吃吧!”

葉紫夏含笑應道,早點晚點回去都一樣。

慕逸風看了看他們。

“吃完我們回去禦龍灣繼續喝吧,省得顧叔等久了著急!”

顧南臣掃了他們一眼。

霍秦安跟白書易兩個冇什麼意見。

“我還要回去醫院呢!”

白書易掃了慕逸風一眼,慕逸風回視了一下他,

“就你現在這個樣子,回去醫院能乾嘛?

醉熏熏的,小心帶壞作風!”

白書易嘴角抽了下,“那回去老大那邊再喝?”

反正都喝了,就乾脆喝個痛快。

“那就趕緊吃完了,回去!”

顧南臣見孩子們都吃飽了,早點回去,他們也好休息。

他們幾個掃清了剩下的菜。

葉紫夏給孩子們擦乾淨嘴巴,小手。

大傢夥從回香閣離開,也都九點多了。

顧南臣帶著葉紫夏,跟孩子們一輛車。

他們幾個一輛車。

趕回去禦龍灣。

葉紫夏見顧南臣靠在椅背上,閉眼假寐。

拿過毯子給他蓋了下。

顧南臣睜開眼。

葉紫夏看了看他,“吵到你了?”

“冇!”

顧南臣拉過她的手,“坐過來,讓我靠下!”

葉紫夏臉滾燙了起來。

六個小傢夥瞅著顧南臣,爹地都冇看見他們嗎?

葉子財跟葉子進歎了一聲,趕緊坐開,“媽咪,你快坐過去吧!”

葉紫夏囧了下。

她挪到某爺身邊,叮囑六個小傢夥。

“你們坐好了啊!”

六個小傢夥笑笑,點點頭。

“媽咪,你照顧爹地就行了,我們不睡覺!”顧子恭笑眯眯道。

顧南臣攬過葉紫夏,靠在她的肩胛上。

撥出來的氣息綿長,帶著睏倦。

葉紫夏側頭看了看他,“你不舒服嗎?”

“冇!”顧南臣應了一聲。

“隻是喝了些酒,不想動!”

葉紫夏好笑了下,“那你還喝那麼多!”

“高興!”顧南臣薄唇輕揚。

她也感覺到他心情不錯。

心口甜滋滋。

“一會回去,你還跟他們喝啊?”

“喝點吧!”

顧南臣轉頭看著她精緻的側臉。

情不自禁,啄吻了下她的耳朵前麵。

葉紫夏渾身一頓。

警告瞪了男人一眼,她急忙看向孩子們那邊。

見他們兄弟幾個都瞅著外麵的街道夜景,鬆了口氣。

孩子們都在,這男人還亂來。

她坐到孩子們那邊去。

顧南臣眉宇緊蹙。

她回頭睞了男人一眼。

“你自己靠會。

她湊到孩子們這邊,跟孩子們一塊看夜景。

“媽咪,那邊好好看啊!”

“是啊!”

她含笑垂眸看著孩子們,個個小臉蛋上都洋溢著開心的笑容。

她的心塞的滿滿的,“等週末,媽咪帶你們去逛夜景!”

“好啊好啊!”小傢夥們開心的歡呼雀躍。

他們從桃花鎮回來,都還冇跟媽咪一起出去玩過。

顧南臣看孩子們開心,薄唇輕揚。

要不是現在有些晚了,他還想現在就滿足孩子們。

“明天晚上,我帶你們去!”

六個小傢夥跟葉紫夏紛紛回頭看著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