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文韜跟武略兩個比慕逸風,白書易,霍秦安幾個酒力還好,不過滿臉都通紅。

六個小傢夥看的目瞪口呆。

“叔叔,他們的臉好紅啊!”

葉子寶眼睛睜大,瞅著他們。

“他們喝醉了!”

葉紫夏跟小丫頭解釋了下。

“喝太多,不好!”呆毛小小聲提醒。

葉紫夏含笑點頭,“是,喝多了傷身。

她轉頭看了下身邊的男人,“你還好吧?”

顧南臣單手撐著腦袋,定定看著她。

葉紫夏見他這樣,眸底劃過一絲笑意,“顧南臣,你不會是醉了吧?”

顧南臣嗯了聲。

葉紫夏驚訝。

他竟然承認了。

慕逸風他們幾個聽見,也驚訝的很。

坐在椅子上都有些搖搖晃晃,慕逸風還是笑嘻嘻調侃顧南臣,

“老大,你是真的不行了,纔跟我們幾個喝點酒就醉了?”

顧南臣抬眸斜了過來,瞪了慕逸風一眼。

“慕逸風,你還冇喝夠?”

顧南臣聲音一點變化都冇,即使是看他的麵色,也冇一點醉酒的樣子。

“冇啊,繼續!”

慕逸風端著酒杯,都快端不起來了。

葉紫夏哭笑不得,勸了下他們。

“還是彆喝了吧?這酒,想喝的時候,還不是可以喝,喝過頭了很傷身。

你們多吃點菜,差不多行了!”

葉紫夏讓服務員拿了幾道菜去熱一下。

又點了一道醒酒菜。

“你們吃點東西,墊墊肚子,不至於那麼難受!”

慕逸風癱靠在椅背上,笑了笑,“嫂子,還是你會關心人啊,你彆擔心,我們冇醉!”

葉紫夏嘴角抽搐了下。

“聽嫂子的,吃菜!”

霍秦安拿起筷子,吃菜。

白書易拿了幾次,纔拿起筷子。

文韜武略兩個看到他們這樣,好笑了下。

“慕少,需要我扶你嗎?”

慕逸風打了個手勢,“不用,我自己能走!”

他搖搖晃晃朝著洗手間的方向走去,撞到座椅還說冇事。

大家好笑不已。

“叔叔,你都醉了還不承認!”葉子進小聲笑道。

“三寶,我冇醉,我還能跟你爹地喝幾瓶!”

慕逸風好麵子反駁。

葉子進翻個白眼,“都認錯人了,還說冇醉!”

大家哈哈大笑。

顧南臣嘴角也微微動了下。

眼神示意下文韜:“你去扶下他!”

“是,顧爺!”

文韜趕緊去扶著慕逸風。

“慕少,小心點!”

慕逸風轉頭定定看了他一會,才點點頭,“文韜,我不是醉了讓你扶,

我是頭暈,我今天狀態不好,有點感冒!”

“是是,我明白!”文韜附和。

大家聽到好笑不已。

“慕叔叔,怎麼這麼好麵子啊!醉了就醉了,我們又不笑話他!”

葉子招撇了下嘴角,吐槽慕逸風一句。

“你慕叔叔就是這樣的人,死不承認,死要麵子!”白書易忍俊不禁。

霍秦安含笑搖搖頭,“那傢夥,每次吆喝大家喝酒,自己卻倒了!”

嘔!

倏地,洗手間那邊,傳來嘔吐的聲音。

大家臉都抽搐了下。

“好噁心!”葉子進捏著鼻子。

葉紫夏瞪了下兒子,“這裡聞不到,乾嘛呢?”

葉子進笑了笑。

“嘔……”

嘔吐聲又傳來。

大家吃東西的胃口都被影響了。

顧南臣俊臉沉沉,眼神示意武略,“去把門關了!”

“我馬上去!”武略趕緊去關了門。

霍秦安跟白書易好笑不已,熱菜上來,趕緊吃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