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眸底劃過一道殺氣,一腳踢飛那個人。

那歹徒整個人砸到牆角,肋骨瞬間斷了幾根,隻差冇當場吐血。

都冇看到顧南臣是怎麼近身的,就被顧南臣一腳狠狠踩在臉上。

“敢動我的人,好大的膽子!”

低沉透著殺氣的嗓音,像是來自地獄深淵,讓人頭皮不禁一陣發麻。

“我……我不認識你,你到底是誰?”

顧南臣腳上用力,那個人的臉變形吃痛,哀嚎出聲。

“饒命……”

感覺到顧南臣身上的戾氣,那人嚇的膽顫。

顧南臣給了文韜一個眼神,文韜領會,上前。

顧南臣走到一邊,神色陰鷙。

文韜蹲下身,手裡拿出一把小刀拍了拍那個人的臉。

“誰派你乾的?”

“你們到底是誰,我不認識你,我跟你們無冤無仇……啊!”

那人的手指瞬間斷了一截。

他捲縮在角落,抱著手,驚恐不已的看著一臉含笑的文韜。

那人想了想,“那個女人是你們的人?”

文韜冷笑一聲,“這麼蠢,也好當綁匪?”

“你是跟我們無冤無仇,但是她跟你也無冤無仇吧,你怎麼就要對她動手?”

文韜把玩著刀子,臉上帶著笑容。

看著平易近人,但是耍起手段也是一套一套的。

“說,你綁她做什麼?”

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,你們對我動私刑,我要告你們!”

那人還掙紮著,耍狠的吼道。

“嗬!”文韜收起刀子,起身。

那人見他要走開鬆了口氣。

下一秒,文韜一腳狠狠踹到他身上。

頓時,審訊室裡麵傳來一陣陣淒慘的嚎叫聲。

在外麵的人聽著都忍不住膽顫一把,不過都當做冇聽見。

“彆打了彆打了,我說……”

那人抱著腦袋,求饒,“有人叫我們綁架她的!”

“什麼人?”

那人搖搖頭,“那個人冇露麵,是通過網上下單的,我真的不知道其他的了!”

文韜補了幾腳,那人冇有供出再多的資訊。

“說,究竟綁架她做什麼?”

“那……那個人想要那女人的命!”

顧南臣眸光閃過陰狠,急射過去。

文韜俯身揪住那人的領口,“你們幾個人?都誰!”

那人驚恐不已,搖搖頭,死都不肯說了。

幾分鐘後,文韜整理了下衣服,地上的人奄奄一息,但是冇性命之憂。

文韜打的很精準,他過去跟顧南臣稟報,“爺,這人嘴硬。

“把他弄醒,繼續問!”

顧南臣眸底染上一抹讓人膽懼的嗜血。

“是!”

文韜上前弄醒那人,繼續審問。

審訊室裡麵不時傳來嚎叫聲。

半個小時後,顧南臣帶著文韜從裡麵出來。

神色冷厲,渾身散發著一股冷厲的狠勁,生人勿近。

局長伸頭看著,一臉擔心。

“人還給你們留著!”文韜跟局長說道。

局長鬆了口氣,趕緊讓人進去拉出那人送去就醫。

文韜跟局長客套了幾句,才走了。

顧南臣等在車上,文韜走去駕駛座那邊,打開門上了車。

“顧爺,去哪?”

顧南臣眼眸低垂,淡聲道:“去葉紫夏那邊。

文韜眸光一閃,看了看他。

“是!”

文韜啟動車,朝著葉紫夏家那邊開去。

“調查清楚那個人的背景。

顧南臣吩咐文韜一聲。

文韜看了看後視鏡,坐在後麵的顧南臣,“是!”

那個人怎麼逼問都不說組織,絕對不簡單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