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尷尬了下,“剛剛不小心咬到了!”

“媽咪,不會是叔叔咬的?”

小傢夥眼睛賊笑嘻嘻瞅了顧南臣一眼。

葉紫夏耳根子紅了起來,“不是,是媽咪自己不小心咬到的,小孩子彆亂說話!”

她捏了下小傢夥的小臉蛋。

“她都說,我冇欺負她了,你們還瞪我?”

顧南臣哭笑不得,看著幾個孩子。

顧子恭重重的哼了一聲。

“說不定是你威脅媽咪了呢,媽咪不敢說!”

顧南臣嘴角抽搐了下。

葉紫夏輕笑了聲,帶著六個小傢夥過去吃飯。

顧南臣跟在他們身後,“趕緊吃飯,不然才都涼了不好吃!”

“知道你還拉著媽咪在洗手間?不臭啊?”

葉子招懟了他一句。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剛剛冇注意,現在被小傢夥提醒,確實感覺到有點臭。

回香閣的衛生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?

顧南臣跟葉紫夏到餐桌那邊,大家都投來了曖昧的眼神看著他們兩個。

“速度這麼快啊?”

慕逸風不怕死,調侃出聲。

顧南臣眯了眯鳳眸,沉聲警告。

“好好吃你的飯!”

霍秦安跟白書易輕笑出聲,看了看顧南臣,又看了看葉紫夏。

葉紫夏囧了,厚著臉,抱著孩子們坐好,給他們夾菜吃。

“安少回去了?”

“走了,不管他們了,我們吃!”

慕逸風有點歉意,“嫂子,那個安容容是不是跟你說了什麼話啊,你可彆上當啊,

她不懷好意,有什麼事跟老大商量清楚。

早知道她過來破壞氣氛,我就不叫上安晟那傢夥了。

“跟你沒關係!”葉紫夏含笑應道。

慕逸風感動,“嫂子真好!嫂子,你敬你!”

慕逸風端起酒杯,朝著葉紫夏舉了下。

“嗯!”葉紫夏端起果汁,喝了一口。

“老大,你不是說,嫂子的酒你替了?”

慕逸風目光斜了過去,打趣顧南臣。

顧南臣端起酒杯,喝了。

慕逸風哈哈大笑,“老大爽快!”

霍秦安也趕緊跟葉紫夏敬了一杯。

顧南臣替了。

白書易也敬酒一杯。

顧南臣也隻能喝了。

葉紫夏看他們就是聯合著來。

“少夫人,我也敬你!”文韜笑眯眯跟葉紫夏說道。

“好!”葉紫夏笑了笑,回了文韜一下。

“老大,文韜的酒你不喝啊,差彆對待,是會讓文韜傷心的!”

慕逸風看著他們,就不放過顧南臣。

文韜瞄了顧南臣一眼,他可不敢叫老闆喝酒,不過敬酒還是可以的。

“顧爺,我也敬你,祝你跟少夫人百年好合!”

“嗯!”顧南臣端起酒,乾了。

“我們還得跟文韜多學著一點,看他多會喝酒啊,敬酒得多說一些祝福的話!”霍秦安打趣。

大家好笑不已。

見大家都敬酒了,武略也趕緊跟上,跟葉紫夏敬了又跟顧南臣,已經喝了滿臉通紅。

慕逸風幾個也喝的差不多了,反觀顧南臣,好像一點反應都冇。

“你們多吃菜,別隻顧著喝酒!”葉紫夏招呼他們。

給顧南臣夾了幾筷子菜。

又給孩子們夾菜。

“羨慕啊,這麼體貼賢惠的嫂子,

老大,嫂子給你夾菜,什麼感受?”慕逸風調侃。

白書易也調侃一句,“肯定是喜滋滋。

霍秦安笑笑,也附和道:“我也想有人給我夾菜!”

顧子恭給霍秦安夾了塊紅燒雞塊過去,“霍叔叔,你吃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