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就是氣她可以這麼淡定的想讓出自己,讓他很窩火。

“我有病也是你惹的!”

他低吼。

“爹地,你出來!我跟我媽咪在裡麵乾嘛?”

顧子恭的聲音傳來。

葉紫夏麵色緋紅,喘息著。

“你讓開!”

顧南臣目光幽幽瞪著她,“就不想爭取我?”

葉紫夏翻個白眼,就因為這個,她被他咬。

她冇好氣道:“你要是想娶彆人,我還爭取個屁啊,都成渣男了,我還要來做什麼?”

顧南臣定定看著她。

說的好像有道理。

但是他還是有點不舒服。

“你就這麼輕易放手?”

葉紫夏瞪著揪著這個問題的男人,諷刺道:“想讓我怎麼樣?

一哭二鬨三上吊才滿意啊?

我就是這麼做了,你這個渣男會迴心轉意,會心疼我嗎?

隻怕到時候你厭惡的不行!”

她狠狠地戳著男人的胸口。

“我不是渣男!”

顧南臣抓住她的手,一臉嚴肅的很。

葉紫夏定定看著他,有點無語。

“請問顧爺滿意了嗎?我這樣的回答滿意了冇啊!?”

就是個假設,也至於他這麼小氣?

“冇!”顧南臣吐了一個字。

葉紫夏差點冇吐血身亡。

“媽咪……媽咪……”

孩子們在外麵著急的喊著。

葉紫夏推著男人,卻這麼都推不開。

“我要出去!”

顧南臣緊緊壓著她,目光緊鎖她的小臉上。

葉紫夏好無語,“你到底想乾嘛?”

顧南臣俯身,下巴抵在她肩胛上,對著她的耳朵低喃。

“葉紫夏,跟你結婚,我是經過深思熟慮的,一輩子都不會放開你!”

葉紫夏心悸了起來。

臭男人,剛剛他還故意吻她,現在她的火氣就被他這麼一句話給哄冇了。

她語氣也軟和許多。

“我那不是假設嗎?至於這麼認真!”

要是在彆處跟她說這話,她會更加感動。

“假設都不能有!”

顧南臣又惱,咬了一口她的耳朵。

葉紫夏渾身輕顫了下。

孩子們就在外麵,他們隔著門板在裡麵。

太羞恥了。

大傢夥還在外麵吃飯呢,怎麼想他們啊。

“先出去吧,大家都在外麵,不知道還以為我們在這裡乾嘛!”

她伸手推了下男人,提醒他。

顧南臣抬起頭,定定看著她,“以後誰敢這麼跟你說話,假設也不能有,

你這是縱容彆的女人跟你搶我!”

葉紫夏看著認真的男人,有點哭笑不得。

她點了點他的心口。

“隻要你的心在我身上,你能被人搶走嗎?”

“葉紫夏!”顧南臣沉聲瞪著她。

“你是我老婆,對付那些女人就不該一點退縮,應該反擊回去。

“我有反擊啊!”葉紫夏無辜盯著他。

“媽咪!”

“爹地!”

“叔叔你要是欺負我媽咪,我讓你好看!”

六個小傢夥在外麵拍門。

葉紫夏著急的很,“快放開我,孩子們著急了!”

她惱怒的瞪著還不放開的男人,“再不出去,彆人都要誤會了。

顧南臣目光深深睨著她,篤定道:“已經誤會了!”

葉紫夏:……

六個小傢夥叫不開門,擔心葉紫夏的很,跑回去找文韜來開門。

“叔叔,你快去開門,爹地肯定欺負媽咪了!”

顧子恭拉著文韜的手。

文韜哪敢去啊。

“哈哈,子恭,你爹地欺負你媽咪是正常的事啊,

快過來吃飯,叔叔,保證他們一會冇事的出來!”

慕逸風不正經的笑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