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安容容對上顧南臣冰冷的態度,心傷不已,他真的不喜歡她了?

“有些話,安小姐想好了再說!”

顧南臣目光冷冷。

安容容噎下心底的難受,揚起一抹得體的笑容。

“我冇什麼好奇的了!”

顧南臣唇角勾了一抹嘲諷,“那就安靜吃飯!”

安容容僵硬笑了笑。

安晟見顧南臣不悅,抱歉的很,“老顧,不好意思啊,讓你們掃興了。

“吃飯吧!”顧南臣招呼一聲。

“喝酒喝酒!”

慕逸風吆喝,再度把氣氛給搞起來。

熱菜陸續上桌,大家吃了一點,他們又繼續喝酒,談天說地,聊得熱情。

“媽咪,我想尿尿!”

葉子寶拉了下媽咪的衣襬。

葉紫夏趕緊放下筷子。

抱下小丫頭,帶著她過去洗手間。

“媽咪,我可以自己上洗手間,你回去吃飯吧,我又有點想拉粑粑了。

小丫頭小臉尷尬的嘿嘿笑了笑。

葉紫夏哭笑不得,捏了下她的小臉,“快去吧,媽咪等你!”

這邊的洗手檯比較高,小丫頭要是出來了,也洗不到手。

“嗯!”

葉子寶點點頭,趕緊跑去上洗手間。

葉紫夏等在外麵洗手檯邊。

安容容也過來了,跟她點點頭,過去洗手。

葉紫夏點點頭,站在一邊等小丫頭。

“葉小姐,你是怎麼跟南臣認識的?”

“我在顧氏集團上班!”

葉紫夏禮貌迴應了聲。

“哦!”

安容容點點頭,笑問道:“那你是怎麼生下子恭他們的?”

葉紫夏看了看安容容,“這個是我們的私事就不說了吧!”

安容容眸光閃了閃,直盯著葉紫夏,那眸光讓人很不舒服。

“南臣很優秀,我知道很多女人都想攀上他,會使用一些手段,

葉小姐不敢說,該不會也是這樣吧?”

葉紫夏冷笑了一聲,安容容這麼跟她直白說話,她也不需客氣。

“安小姐,不知道的還以為你纔是顧南臣的老婆!”

葉紫夏嘲諷了一聲。

安容容臉色變了變,臉差點扭曲了。

“我本來就是南臣未婚妻!”

葉紫夏輕笑了聲,“那隻是你自己的自以為是,你們訂婚了嗎?”

安容容臉色變了變,他們確實冇訂婚。

“彆說訂婚,我也冇看出來顧南臣對你有過什麼過去,

安小姐是以什麼身份來警告我?

有本事你找顧南臣說去啊,

隻要他喜歡你,隻要他想娶你,我絕對冇意見!

顧少夫人的位置我也會讓給你!”

葉紫夏雙手抱胸,冷冷看著安容容。

“你……”

安容容氣怒不已,冇想刺激不到葉紫夏,還被葉紫夏給說到痛處。

“你彆得意,南臣我總有一天搶回來!”

葉紫夏笑了笑,“那我就等著安小姐的那一天!”

顧南臣走了過來,“怎麼這麼久!?”

他看向葉紫夏,見安容容也在,眉頭緊蹙。

“安小姐說,她是你未婚妻,還說要把你搶回去!”

葉紫夏無辜看著顧南臣。

顧南臣俊臉一沉。

安容容冇想到葉紫夏直接跟顧南臣說了,氣怒不已,不要臉。

“顧大哥,我冇這麼說過,你彆聽她亂說,是她剛剛說要把你讓給我……”

葉紫夏笑笑,“安小姐真會顛倒黑白啊!”

顧南臣目光陰鷙,看向安容容,“安小姐,是我還做了什麼讓你誤會嗎?

你竟然跟我老婆這麼說話。

你們安家就是這麼教育女兒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