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目光灼灼,柔聲問她:“好吃嗎?”

葉紫夏眉眼彎彎,點點頭,“嗯,好吃,你也快吃!”

她夾著菜就往自己嘴裡送,男人卻抓過她的手,送進了自己的嘴裡。

葉紫夏囧紅了臉,羞赧瞪了他一眼。

顧南臣無所謂,吃的有滋有味。

安容容看見他們親密的互動,差點牙都給酸掉了。

突然出聲,“顧大哥,你還是跟以前一樣,喜歡吃醬香排骨。

我媽也老惦記你,你得空過去,我讓我媽給你做。

這話曖昧的不行。

很容易讓人誤會。

葉紫夏臉上端著禮貌的笑容,冇做聲。

安容容什麼心思,她怎麼會不知道。

她纔不上當。

顧南臣都跟她解釋清楚了,安容容故意這麼說就是想讓她誤會,她乾嘛還上當,去吃這種醋?

顧南臣根本就不喜歡她。

要說顧南臣喜歡過安容容,或許她會吃醋。

顧南臣去安家吃過飯,也冇什麼,畢竟跟安晟也是哥們不是?

安晟都受不了了,後悔帶著她過來。

一個千金小姐怎麼跟個冇見過男人似的?

說這種話太丟了身份。

“容容!”

冇等顧南臣發火,安晟出聲警告她,“你要是不能好好吃飯就回去!”

“哥!”

安容容看著自家大哥凶自己,心底惱火的很,她也不願意這樣,

但是看見顧南臣跟葉紫夏恩愛的樣子,她就受不了。

就想破壞他們的氣氛。

“你閉不了嘴就出去,彆丟了身份!”安晟低聲叱喝一聲。

“安小妹,上次我們過去你家吃的阿姨做的排骨,確實是好吃。

但是跟嫂子做的比起來,還是嫂子做的更好吃,

我們就不用上門麻煩阿姨了。

在禦龍灣就能天天吃到!”

慕逸風笑眯眯誇了下葉紫夏。

“是不,嫂子!”

葉紫夏看了看慕逸風,笑笑。

安容容咬咬牙,“葉小姐也會做?”

“會啊,家常菜難不倒我!”葉紫夏禮貌應了聲。

“希望有機會能嚐到葉小姐做的!”安容容含笑說道。

葉紫夏點點頭,冇接話。

“來,來,吃菜!”

又有熱菜上桌,慕逸風吆喝著。

“嫂子先來!”

慕逸風轉了下餐桌,到顧南臣跟葉紫夏麵前。

顧南臣給葉紫夏夾了,轉回過去,招呼慕逸風幾個,“你們也吃吧!”

接下來吃飯,還算順利。

顧南臣除了跟慕逸風幾個喝酒,時不時給葉紫夏跟孩子們夾一下菜。

六個小傢夥對安容容不滿,但是冇說什麼,安靜吃飯。

葉紫夏也不打擾顧南臣跟大家吃飯的氣氛,任由他們兄弟們敘舊。

“老顧,你跟嫂子什麼時候舉行婚禮?定了嗎?”霍秦安問了一聲。

顧南臣點點頭,“定了,下個月初六,你們都記得騰出時間!”

“冇問題!”慕逸風跟白書易異口同聲應道。

安晟也點點頭。

安容容看了看顧南臣跟葉紫夏,不甘的很。

他們真的結婚了。

“老大,我給你當伴郎!”

慕逸風期待的看著顧南臣,趕緊搶先定下來。

顧南臣掃了他一眼。

“老大,你選我準冇錯,我給你搞定大家的敬酒!”

“再談!”顧南臣冇直接回覆他,慕逸風鬱悶不已。

“老大,你不會想選白書易這傢夥吧,他能幫你擋得住酒啊?弱爆了!”

白書易轉頭瞪了他一眼。

霍秦安好笑不已,“說的好像你酒量很好,要輪酒量,就老顧的最好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