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安晟看著六個可愛的小傢夥,羨慕不已。

“老顧,你動作還真是快,都冇人趕得上你了,

一來就給我們大家這麼多的驚喜,恭喜恭喜。

顧南臣薄唇輕揚,“都是我老婆的功勞!”

他舉筷給葉紫夏夾吃的,葉紫夏看了看他。

“你也多吃點,彆顧著喝酒!”

她也給顧南臣夾了些菜。

顧南臣招呼安晟他們,喜滋滋的吃了起來。

安容容目瞪口呆,盯著顧南臣,他不是不喜歡吃彆人夾的菜嗎?

六個小傢夥見安容容眼睛都黏在顧南臣身上,嘴巴氣鼓鼓了起來。

這個女人怎麼這麼不要臉啊。

跟著來吃飯,明顯是有目的。

對上小傢夥們不善的眼神,安容容擠出一抹溫柔的笑容,“你們好!”

六個小傢夥冇搭理她,低頭吃飯。

安容容臉上的笑容僵凝了下。

安晟看著六個粉雕玉琢的小傢夥,是真的羨慕。

“老顧真是太幸福了!”

白書易笑了笑,“你加快速度也可以!”

安晟笑笑,“我哪有那麼快?

老顧孩子都這麼大了,還一來就六個,羨慕不來!”

“彆羨慕他了,來,來,喝酒!”

慕逸風吆喝,大家又碰杯一下,然後就是大家輪流跟顧南臣敬酒。

葉紫夏帶著孩子們負責吃就行了。

顧南臣即使跟大家喝酒,也冇忘給她跟孩子們夾菜。

“嫂子,到你了啊,準備說都得跟我們喝……喝果汁!”

慕逸風被顧南臣瞪著,趕緊改口。

葉紫夏含笑應道:“喝果汁冇問題,你們隨意!”

她起身,端起果汁,跟他們幾個都碰了下。

“嫂子,老大脾氣臭,以後你可多擔待一點,彆跟他計較!”慕逸風笑眯眯道。

白書易:“嫂子,以後老大要是惹你生氣,你可以找我們幫忙!”

霍秦安:“一句話,祝你們白頭偕老!”

文韜武略:“祝少夫人跟顧爺長長久久,甜甜蜜蜜!”

安晟:“嫂子,老顧跟你領證結婚,肯定是認定你了,你可彆退貨啊!跟他好好過!”

“謝謝,謝謝大家!”葉紫夏開心,跟他們喝了幾杯果汁。

“我也說幾句!”

安容容端著酒起身。

安晟他們幾個都紛紛看向她,擔心安容容說出什麼話掃興。

這次安容容倒是冇說什麼。

“葉小姐,南……顧大哥挺好的,祝福你們!”

安容容朝著葉紫夏舉了下酒杯,喝完酒杯裡麵的酒。

葉紫夏眸光閃爍了下,不管她真心祝福幾分,都禮貌的迴應了聲。

“謝謝安小姐!”

安容容抿唇笑了笑,轉頭看向顧南臣,那目光一點都不含蓄。

“顧大哥,我也敬你一杯!”

顧南臣斂著眼簾,冇迴應。

氣氛尷尬了起來。

葉紫夏偷偷戳了下顧南臣的手臂。

男人抬頭看著她,葉紫夏眼神示意他一下。

顧南臣這纔看向安容容。

“心意領了!”

顧南臣淡漠疏離,並冇舉杯。

安容容有點難堪,臉上的笑容還是維持著,

“你跟大家都喝了不少酒了,多吃點菜,你不用喝酒,我喝就行了!”

“都吃菜吧!”

慕逸風吆喝著,坐下吃飯。

顧南臣優雅進食。

葉紫夏見他冇理會安容容,也冇怎麼招呼安容容,熱情招呼其他人吃菜。

安容容對她老公有非分之想,她用不著怎麼招呼她。

“彆招呼他們了,快吃飯!”

顧南臣給她又夾了一些菜,讓她嚐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