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轉頭看了看男人,點點頭,“在孩子們麵前,也要注意一下!”

“嗯!”顧南臣頷首應道。

葉紫夏笑了笑,瞄了他一眼,見他這麼好說話,提醒一句。

“要是在爸麵前,你也能注意一下,多點笑容就更好了!”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輕哼了聲,“剛剛入了顧家的門,就替他說話了?”

葉紫夏撇了下嘴角,“我這不是替爸說話啊,是替你想,

你高興,爸也高興,老爺子高興了,難道你還不高興?”

顧南臣冷哼一聲,“他高興了,我還未必高興!”

葉紫夏無語,“難道你想看見他不開心啊?”

男人冇做聲。

“顧南臣,你現在是六個孩子的父親,

你得起到榜樣的作用,你跟老爺子親近,

孩子們跟你也會很親近,這些都是耳濡目染的……”

“你覺得顧子恭跟我不親近?”

顧南臣抬眸掃了一眼後視鏡裡副駕駛座上的葉紫夏。

葉紫夏轉身,看著開車的男人,“難道你不覺得?”

“孩子之前不愛說話,不喜歡接觸其他人,所以你覺得他跟你很親近,

子恭確實也跟你親近,但是有事的時候,很多時候他都冇敢告訴你吧?

這是為什麼啊?

就是你太嚴肅了,有時候他怕是自己錯了,也怕給你新增麻煩。

顧南臣聽著,回想了下自己跟大寶顧子恭以前相處的模式,確實是冇她跟孩子們相處的融洽溫馨。

“我以後注意下!”

“注意什麼啊?”

葉紫夏眼眸彎彎。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“不是你讓我注意在孩子們跟前的影響?”

她笑了笑,“我是讓你跟老爺子好好相處!

彆跟上司跟下屬一樣!”

顧南臣抿了下薄唇,“老爺子在部隊裡麵待久了,習慣指揮彆人,

你讓我跟他像你跟他一樣相處,很難!”

“有什麼難的,老爺子對我可親切了,對你也可以啊,

是你嚴肅,爸想跟你親近也親近不來。

葉紫夏勸他幾句。

顧南臣擰了下眉頭,“你彆操心這個了!”

葉紫夏看他不想談了,心底歎了聲,她冇再說下去,怕影響他一會吃飯的心情。

車裡麵安靜下來,顧南臣還有點不習慣了,

他看了幾眼後視鏡,見葉紫夏撐著下巴,看著外麵。

“你想讓我怎麼做?你說吧?”

葉紫夏眸光一閃,轉頭看著他,“你答應了?”

“嗯!”他能不答應?

他不答應,她就一直悶悶不樂了。

葉紫夏露齒一笑,“我也冇想要你怎麼做,

你隻要每次見到老爺子,關心一下他,

跟他多笑下就行了,慢慢來,不著急!”

見她開心了,顧南臣心也跟著明朗不少。

“我注意!”

葉紫夏見他答應了,笑了笑。

知道男人是因為自己纔去改變,挺感動的。

“顧南臣,你以後,開心了就笑,孩子們會跟你很親的,

公司裡麵你還可以當你的大總裁,

但是在家裡,就要放下架子,

在他們麵前不要太嚴肅了,多跟孩子們玩玩,他們才喜歡跟你親近!”

顧南臣薄唇輕揚,也提醒她幾句。

“葉紫夏,我也提醒你,

對孩子們不要太溺愛,該怎麼樣還是要怎麼樣,得立下規矩。

你對小寶,就是太溺愛了,

他比另外五個孩子還要粘著你,這樣一個男孩子長大了,還有什麼擔當?”

葉紫夏偷笑了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