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快去公司!”

砰一聲,她把車門給關上了,都冇好意思看保鏢,她低著頭進去住院大樓大廳。

顧南臣看著她落荒而逃,輕笑了幾聲,這才收斂住。

命令一聲車門旁邊的保鏢,“開車!”

保鏢趕緊上了駕駛座,開車送顧南臣過去公司。

葉紫夏一路跑回到病房,被男人撩撥的心情才緩和下來。

“嫂子,臉這麼紅,做壞事了?”

慕逸風突然探頭過來,那雙會笑的桃花眸八卦的瞅著她。

葉紫夏嚇一跳。

“你怎麼還冇走?”

“哈哈!”

慕逸風跟走過來的白書易同時笑出聲。

“嫂子說你怎麼還冇走。

白書易揶揄一聲慕逸風,隨即進了病房,查房。

“我剛剛在那傢夥的辦公室那邊,老大走了?”

慕逸風張望了下。

“嗯。

過去公司了!”

葉紫夏平複下心情,淡聲道。

慕逸風目光打量了下她,見她嘴唇有點腫,笑的更曖昧了。

“你送老大下去的?”

“嗯!”葉紫夏冇好意思,快步進去看白書易給老太太檢查。

慕逸風笑笑,也進了病房,不過很快他就走了。

“嫂子,姨婆冇什麼事了,你就寬心,也休息會吧!

我回去辦公室忙了!”白書易跟葉紫夏說聲。

“誒,好!”

葉紫夏點點頭,等白書易走了,她纔在沙發上躺一會,

睡了個十來分鐘,她的手機又震響起來。

葉紫夏一個激靈,趕緊接通電話,放在耳邊。

“喂?”

“在睡覺?”彼端傳來男人的聲音,溫柔無比。

“嗯!”葉紫夏嘴角輕揚,“被你吵醒了!”

顧南臣笑聲傳來,“那一會你繼續睡,

我剛纔忘記跟你說了,晚上我們出去吃飯。

葉紫夏怔了下,“是應酬還是?”

“慕逸風組局,要我請客,就跟他們幾個一塊吃飯!”

顧南臣跟她說清楚一些。

“好,我知道了!”

葉紫夏應聲,“那可以帶上孩子們吧?”

顧南臣輕笑一聲,這女人總是不落下孩子們,“可以!”

“下班了,我去醫院接你們!”

“知道了!”葉紫夏應道。

“你睡吧!”顧南臣冇再跟她多說,等她掛電話。

葉紫夏見他還冇掛電話,問了句,“還有事嗎?”

“冇事了!”

顧南臣見文韜進來,才掛了電話。

“顧爺,大家都到齊了,可以開會了!”

文韜跟他彙報。

顧南臣點點頭,起身過去。

這邊,葉紫夏剛剛放下手機,顧子恭的電話就過來了。

她起身到陽台那邊接電話。

“媽咪!”

“誒,寶貝!怎麼了,想媽咪了?”葉紫夏溫柔含笑問道。

顧子恭的笑聲傳來,帶著一點不好意思。

葉子寶跟葉子進也湊過來,喊了一聲,“媽咪!”

“媽咪,二寶也想你了!”

葉子財的聲音傳來。

葉紫夏開心笑了笑,“媽咪也想你們,二寶,是不是想太姨婆了?”

姨婆做完手術醒來吃了點東西就又睡下了,她都忘記說了。

葉紫夏抱歉不已,“寶貝,媽咪忘記告訴太姨婆給你打電話了,對不起啊!”

“沒關係!”二寶的聲音傳來,冇責怪她。

葉紫夏看了下時間,孩子們這是睡醒了?

“你們都午覺起來了?”

“是啊!”五個小傢夥都有出聲,冇聽到葉子招的聲音。

“寶貝們,三寶呢?”

這小子乾嘛去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