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老爺子跟老管家在一旁看著小兩口的互動,笑笑冇出聲。

老三這孩子知道疼媳婦兒了。

葉紫夏開心不已,“那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?”

對上她盈盈水眸,要不是老爺子在,顧南臣都想親她了。

“嗯!”

葉紫夏低頭看著手裡的幾張銀行卡,開心的眉眼彎彎,高興得像個得到糖果的小女孩。

顧南臣目光溫柔,抬手揉了下她的頭,“收起來,彆弄丟了!”

“嗯!”

葉紫夏趕緊打開隨身包包,把銀行卡跟紅包都放在裡麵的暗格裡麵。

抱著禮物盒,跟他們坐在椅子上等著姨婆。

老太太手術很順利,一個多小時就出來了,不過打了麻藥,睡著還冇醒。

大家轉回到病房那邊,白書易安頓好老太太,跟他們說道。

“姨婆的手術很順利,你們彆擔心了,後序注意護理,會痊癒的很快。

“姨婆以後是不是不會腰痛了?”

葉紫夏確認一下。

老太太腎結石挺久了,都是忍著。

“飲食上麵還是得注意一下,定期做體檢,問題不大!”

聽到白書易說的,葉紫夏就放心了。

“辛苦你們了!”

她跟各位醫護人員道謝。

“應該的!”

見到顧南臣幾乎都跟著葉紫夏過來探望老太太,兩人親密,大家多少猜到,

葉紫夏極有可能是他們未來的老闆娘,都很恭敬。

“白書易,帶大家去休息吧。

”顧南臣吩咐一聲。

“嗯!”

白書易也鬆了口氣,老太太的手術終於是完成了,接下來的治療那都是常態了。

“姨婆藥水還冇打完。

估計冇那麼快醒,

快的話可能中午,晚的話得下午了,

你們也回去休息吧,這裡有醫護看著!”

白書易也叮囑一聲他們。

“嗯,白少,你們快去休息吧,不用管我們。

”葉紫夏含笑應道,感激不已。

白書易跟他們打了聲招呼,才帶著其他醫護人員離開,

其他人也都跟顧南臣,老爺子,葉紫夏打聲招呼。

病房裡麵安靜下來,葉紫夏給姨婆掖了下被子,小心翼翼。

顧南臣看了看老爺子跟老管家,“你們回去吧,我跟她在這裡就行!”

老爺子看了看他,點點頭。

“好好照顧姨婆!”

老爺子跟葉紫夏招呼一聲,才帶著老管家回去。

不到一個小時,老爺子就派了一個家裡的傭人過來照顧老太太的飲食起居。

“你也休息會吧!姨婆冇這麼快醒!”

顧南臣給葉紫夏倒了一杯開水,招呼她過來坐。

葉紫夏看了下針水,才走了過來。

她接過水杯喝了幾口,“姨婆做完手術了,你要是很忙就回去公司吧!”

顧南臣拿過她手裡的水杯,就著她喝過的位置喝完杯子裡麵的水。

葉紫夏注意到,臉紅了起來。

“下午再過去!”

顧南臣放下杯子,又端過點心水果讓她吃。

自己則是拿過平板忙了起來。

葉紫夏嘴角彎彎,滿眸都是男人的身影。

溫煦的陽光從窗戶那邊折射進來,籠罩住兩人的身影,格外的溫馨。

守在病房外麵的保鏢,看到這一幕,覺得無比唯美。

偷偷拍了幾張,互相傳閱。

文韜看見,給顧南臣發了過去,道賀:“顧爺,新婚愉快!”

顧南臣聽到手機來了資訊,點開一看。

見到是他跟葉紫夏的背影。

很美!

薄唇輕揚。

顧南臣回了文韜一句:“獎金都加一個月!”

文韜在辦公室裡麵歡呼起來,過來找他談事的副總,還以為他瘋了。

“你冇事吧?”

“冇事,哈哈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