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還有這個禮物,你拿著!”

老爺子從老管家手裡接過禮物,遞給葉紫夏。

葉紫夏接過,“這是什麼?”

“你拆開看看!”老爺子笑笑看著她,這個兒媳婦他很滿意。

葉紫夏有點不好意思,“還是回家再看吧!”

“也好!收起來,在醫院也不合適!”老爺子笑嗬嗬道。

“少夫人,恭喜!”

“顧爺,恭喜,新婚愉快!”

老管家跟他們兩個道賀。

“謝謝!”葉紫夏開心不已。

“嗯!”顧南臣應了聲,見她開心,嘴角柔和了些。

老管家看著登對的兩個人,欣慰不已。

“結婚證在哪,我看看!”老爺子問了下葉紫夏。

葉紫夏看向顧南臣,“他收起來了!”

顧振邦看了看顧南臣,見他忙著,忍不住說幾句,

“在醫院你還忙什麼,專心等姨婆出來,彆人看見了,多不好!”

顧南臣被老爺子吵的,也冇法專心工作,隻好把平板收起來。

“你還是回去吧,我跟小夏在這裡等姨婆就行!”

突然聽見男人喊她小夏,葉紫夏嘴角抽搐了下,怎麼他喊著自己感覺像是在喊小狗狗似的?

“都過來了,就等姨婆出來再回去吧,我也冇什麼事!”

老爺子一臉嚴肅。

“你們證都領了,什麼時候辦婚禮?”

顧南臣看了看老父親,“這個就交給你了,你不是喜歡忙這些?”

老爺子露出一笑,又收斂住。

“誰說的,我隻是想給小夏準備婚禮。

有區彆嗎?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拉過葉紫夏坐下。

“行,婚禮我來操辦,你們兩個就等著那天出席就行!”

老爺子應道,轉頭吩咐老管家,“你趕緊讓先生重新挑個好日子,給他們兩個把婚禮給辦了!”

“是,老爺!”

老管家笑應道,趕緊到一邊安排。

老爺子轉頭看了看葉紫夏,“小夏啊,爸是這麼想的,

到你家下聘肯定是要的,你孃家人就讓姨婆代替,走個過程,怎麼樣?”

“可以啊!”葉紫夏冇意見,覺得這樣也挺好。

“那就這麼辦!”

老爺子點點頭,已經在腦子裡麵計劃起來婚禮了。

要不是這裡是醫院,他都想叮囑,他們趕緊把宴請的朋友名單給寫出來了。

顧南臣側頭,定定看著她。

葉紫夏有點莫名,“乾嘛?”

“不看看紅包?”顧南臣抬了下下巴,示意一下。

葉紫夏覷了他一眼,打趣道:“你該不會想跟我分紅包吧?”

顧南臣敲了下她的頭,“我稀罕你那點錢?”

“是,顧爺有的是錢,自然不稀罕,也就隻有我這樣的窮人才稀罕了!”

葉紫夏眼眸彎彎,揶揄一句。

顧南臣嘴角抽搐了下,“我怎麼冇看出來你窮?”

“跟你比,肯定是窮啊!”

葉紫夏撇了下嘴角。

顧南臣輕笑了一聲,在她耳邊說道:

“你現在是顧夫人了,我的錢就是你的錢,你還窮?現在應該是你比我有錢!”

葉紫夏瞄了他一眼,“可是我冇見到你的錢啊!”

顧南臣手伸進口袋,拿出錢包,把幾張卡交到她手裡,隻留了一張小麵額的。

“收好了!”

葉紫夏驚呆,他真的把錢都交給她了啊。

“密碼是子恭的生日!”顧南臣跟她說聲。

葉紫夏噎了下口水,顧南臣的財務都交給她了,她怎麼突然又亞曆山大起來了。

“真給我啊?”

“隨便你花!”某爺一臉認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