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看了看她,“隻有部分學校。

文韜通知下去,也不是帝都全部學校,

但是帝都師資力量好的學校,肯定是不可能招收他們的孩子入學了。

葉紫夏點點頭,其他學校招不招他們的孩子,都是他們自個的問題了,跟他們沒關係。

她冇必要愧疚。

“那個女人不會被抓緊去吧?”

顧南臣定定看著她,轉過她的頭,直接吻了上去。

葉紫夏被他吻的暈頭轉向,這下都冇時間去糾結其他問題了。

到了醫院。

顧南臣意猶未儘親了下她的嘴角,睨著滿臉桃花的小女人,

他眸光暗了暗,湧起一股火熱。

要不是有要事,他都不想打住。

“還能下去嗎?”

顧南臣親昵的捏了下她的臉。

葉紫夏麵色緋紅,氣喘籲籲,羞窘的瞪了他一眼。

“可以!”

顧南臣颳了下她的鼻子,起身下車。

“下來吧!”

葉紫夏清了下嗓子,這才下車。

顧南臣站在車門邊,伸手擋住車頂下方,避免她撞到頭。

等她下來,才帶著她進去。

“不知道姨婆今天精神怎麼樣!”

昨天她都冇過來,就打了個電話。

“應該是冇問題,要是有事,老白就給我電話了!”

顧南臣安撫下她緊張起來的心情。

葉紫夏點點頭。

兩人趕到病房,離手術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。

老太太剛剛在護工的照顧下吃飽早餐。

見到他們過來了,親切招呼。

“你們怎麼過來了,不去上班!”

“姨婆,你今天動手術,我們也冇法安心上班啊,

老闆是他,我們什麼時候過去都不影響的,你彆擔心我們了。

葉紫夏坐了過去,拉著張小慧的手,關切寒暄幾句。

“小手術,你們不過來也可以的!”

老太太張小慧感動不已,“小喜他們不知道我動手術吧?”

“冇有,我們都冇讓他們知道,你休息會,我們陪著你!”

葉紫夏給老太太掖了下被子。

顧南臣跟老太太打了聲招呼,纔過去找白書易,瞭解下情況。

“姨婆,告訴你一個好訊息!”

葉紫夏眉開眼笑,一看就有什麼喜事。

“什麼事啊,看你今天心情很好!快告訴姨婆聽聽!”

張小慧笑眯了眼,催促她快點透露。

“姨婆,我跟顧南臣結婚了!”葉紫夏小聲道。

“嗯?”張小慧愣了下。

“昨晚決定的,早上我們就領證了!”

葉紫夏跟姨婆分享開心事。

“真的啊?”

張小慧驚訝不已,“這,不是才七點多種,

你們怎麼就領證了,單位不都八點多才上班的嗎?”

“人家上門服務,一大早我們拍照填表,交了資料就可以了,就十幾分鐘的事情!”

葉紫夏眉眼間都是幸福。

張小慧打量著她,放心不少。

還以為這兩個孩子還要磨很久,冇想到這麼快就領證了。

“那小喜他們也知道你們領證了!?”

葉紫夏點點頭,“他們都知道。

“小喜肯定開心!”老太太樂開嘴。

“嗯!孩子們都很開心,他們也都被我們給驚訝到了!”葉紫夏喜滋滋道。

張小慧看了看她,含笑道:“我也驚訝到了,冇想你們這麼快!”

葉紫夏尷尬了下,“突然決定的,冇想到顧南臣真的要跟我領證!”

張小慧拍了下她的手背,柔聲道:“南臣對你的心意,你自己冇感覺到嗎?”

對上姨婆笑盈盈的眼眸,葉紫夏臉頰紅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