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們都給嫂子敬酒,看他能擋多少酒。

慕逸風吆喝著大家,給葉紫夏敬酒。

顧南臣一個眼神過去,他們哈哈大笑。

“嫂子,怎麼說,你也得跟我們喝點酒吧,

認識這麼久,你都冇跟我們喝過一個!”

慕逸風起身給葉紫夏斟酒。

葉紫夏笑笑,“我喝不了多少!”

“喝一口也是意思!”白書易笑道。

霍秦安也端起酒杯,跟葉紫夏喝酒,“嫂子,我們喝一個!”

“哦!”

葉紫夏趕緊端過酒杯,卻被伸出來的手拿了過去。

顧南臣拿過果汁塞她手裡,“不準喝酒,回去還要喝藥!”

顧南臣也警告他們幾個一聲,“她喝藥調理身體,不能喝酒!”

慕逸風跟霍秦安看了看他們,然後看向白書易。

白書易含笑道:“嫂子確實是喝藥調理,我們自己喝吧!”

“那怎麼行,嫂子不能喝,老顧你代替啊!”

慕逸風笑看著顧南臣,一臉賊氣。

大家好笑不已。

“她的酒我替了!”

顧南臣端起酒杯,朝著霍秦安舉了下,一杯下肚。

“你們兩個喝嗎?”

顧南臣掃了慕逸風跟白書易一眼,目光犀利。

“喝!當然喝了,你都跟老霍喝了,還不跟我們喝?”

慕逸風哼唧了聲,趕緊給顧南臣倒滿酒,跟他喝起來。

“我要跟嫂子喝三杯!”

顧南臣一個銳利的眼神急射過去。

白書易跟霍秦安好笑不已,佩服慕逸風的膽量。

“快點啊!”

慕逸風俯身跟顧南臣碰了下。

顧南臣哼了聲,跟他喝了一杯。

“老白!”

顧南臣直接跟白書易喝了一杯。

“老顧,你這樣不行啊!”

慕逸風賊兮兮調侃顧南臣。

顧南臣目光深深,沉聲警告他,“老慕,你是不是皮癢了?”

慕逸風嘿嘿笑眯了眼,“難得出來聚一起。

葉紫夏看了看他們,跟慕逸風說道:“他胃不好,還是彆喝太多吧!”

這也是彆人的婚禮,喝太多酒失禮了也不好。

“嫂子多關心你啊!”

慕逸風嘿嘿笑眯了眼,“聽嫂子的,我們不跟你一般見識了。

顧南臣看了看葉紫夏,薄唇輕揚。

俯身靠在她耳邊說道:“他們喝不過我!”

葉紫夏笑笑,低聲迴應,“那你也不能多喝啊!”

安容容端著酒杯過來,“歡迎你們來參加我哥的婚禮!”

“安美女不必客氣!”

慕逸風哈哈大笑,跟她碰了下酒杯。

安容容過去也跟白書易碰一杯,慕逸風攔下。

“誒,這可不行啊,怎麼說你今天也是主人了,

你哥冇空過來跟我們喝酒,你就代替了吧,一人一杯!”

安容容為難了下,下意識的看向顧南臣。

顧南臣隻是看著慕逸風,“我跟小夏兩人排除在外!”

安容容的臉色更白了。

他連喝酒都不跟她喝了?

“南臣……”

顧南臣側頭,目光淡漠,“安小姐,你還是喊我顧總合適!”

安容容臉上劃過難堪,“南臣,你何必跟我這麼見外,你是在故意氣我嗎?”

顧南臣目光冷冷,“我跟你並不熟,安小姐謹言慎行,彆說些讓人誤會的話!”

“你!”

安容容氣炸,瞪了葉紫夏一眼,是怕這個女人誤會?

“顧南臣,我又不是非你不可!”

顧南臣薄唇輕揚,勾起一抹諷刺。

“站住!”

安容容就要離開的腳步硬生生的站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