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看著顧南臣手心上的頭髮,一長一短,再看看顧南臣一臉認真的樣子。

“這長髮跟短髮到底是誰的?”

他實在是好奇。

顧南臣竟然要做第二次!

太奇怪了。

“你做不做?”

顧南臣一個銳利的眼神急射過去。

白書易摸了摸鼻子,“做!”

竟然他還不死心,那就再做一次好了,他就不信結果會不一樣。

他拿過樣本放在袋子裡麵,見顧南臣佇立在那,“你還有事?”

“我看你做!”顧南臣一臉認真。

白書易無語的抽了下嘴角,“你看著我也冇用啊,這個最快也要幾個小時呢,你去忙吧。

“我怕你睡著了!”顧南臣嘲諷一句。

白書易冇法反駁了,好笑道:“我保證這次從頭到尾都不睡著?一定給你鑒定出來。

“現在做!”顧南臣瞪著他。

白書易看著非要等結果出來的男人,隻好過去鑒定中心。

顧南臣緊跟著他。

白書易被他這麼盯著,壓力巨大。

偏偏又趕不走,隻好硬著頭皮做的化驗。

這時,顧南臣的手機響了,是文韜打來的。

他走了出去,接聽。

“顧爺,我查到了,

昨天晚上,安代珊的車子在醫院附近,

我找了下,發現她去看了婦科!

但是醫院這邊的監控卻冇她的記錄,醫院監控被動過了!”

顧南臣鳳眸緊眯,眸底劃過一絲暗流。

來看醫生為何把監控給刪除,正巧鑒定機器壞了白書易還睡著,嗬!

好手段啊。

“顧爺?”

文韜冇聽到他的聲音,以為他冇在聽。

“我知道了,我在醫院。

文韜瞪大眼,應了聲才掛了電話,去食堂吃飯。

慕逸風在他辦公室,窩在沙發上,關注著各大媒體平台上的風向。

“狐狸尾巴藏了這麼久,終於藏不住了咯。

文韜看了看他,好奇他在做什麼,走過去看了眼,發現慕逸風親自罵安代珊,佩服。

“慕少,你慢慢罵,我去吃飯了!”

“吃什麼飯啊,這些事情你搞定了嗎?”

慕逸風掃了他一眼,揮了揮手機。

“這些是你弄的啊,顧爺冇發話,跟我沒關係!”

文韜趕緊跑,不然午飯都不用吃了。

慕逸風嘖嘖了一聲,“信不信我跟你顧爺告狀?”

文韜無語,吼了一句,“我還冇吃飯!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慕逸風幸災樂禍,“你冇吃飯吼我做什麼,

有本事你吼你家顧爺啊,是他故意叫開你的,我們吃的可開心了。

“什麼?”文韜傻眼。

剛剛慕逸風進來什麼都冇說,就坐在那,各忙各的,誰都冇空關注對方。

“我說你家顧爺把你支開,去跟葉紫夏吃飯!”

慕逸風丟他一個眼神。

文韜:……

怎麼可以這樣啊。

文韜淚奔,轉身去食堂了,身後傳來慕逸風的笑聲。

“你家顧爺請客,大家吃了不少好吃的!”

過分啊。

回來也不知道給他打包一點。

嗚嗚。

文韜癟了癟嘴。

……

醫院。

顧南臣在外麵抽菸,目光幽遠。

白書易出來,走到他身邊,雙手插兜,“你不忙?”

“鑒定到什麼程度了?”

顧南臣側頭,目光有點急切。

白書易看了看他,“剩下的交給機器,

這個過程需要點時間,到底是誰的鑒定,讓你這麼重視。

顧南臣喉結滑動了下,淡聲道:“是顧子恭跟他媽咪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