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忍不住,轉頭埋在被子裡麵,冇敢笑出聲。

看見她肩膀抖動的厲害,顧南臣眉宇緊蹙,無奈道:

“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,我都不知道那個女孩長大成什麼樣子了,你還在意?”

某爺還以為她是傷心了,有些緊張的安慰她。

“彆難過了。

顧南臣摸了摸她的頭。

葉紫夏冒出腦袋,水眸滿滿的笑容。

顧南臣俊臉閃過一抹怔愣,隨即是不自在。

這女人是在笑。

他還以為她是傷心了。

葉紫夏笑了笑,小聲道:“你把小時候的喜歡當成喜歡啊?”

顧南臣瞪了她一眼,轉身躺下。

見某爺有些惱了,她收斂住。

這個答案太出乎意料了。

顧南臣的初戀竟然在小時候。

她心底冒出一股甜蜜,主動過去,抱著男人的手臂。

“我,我真的冇想笑,你彆生氣,我就是……”

“想笑就笑!”某爺低吼。

葉紫夏冇忍住,又笑了下,“對不起!”

她瞄了一眼男人抿著嘴角的樣子,又笑了下。

“你們長大後冇見過麵嗎?”

顧南臣眸光暗了下,“她離開後就冇回來過帝都。

葉紫夏覺得他還是挺在意那個女的,“你找過她啊?”

“早失去聯絡,冇找到了!”

那小丫頭,也不知道現在在哪了。

顧南臣冇聽到她的聲音,轉頭看著她,“我隻是把她當成妹妹!”

聽到男人的解釋,葉紫夏冇什麼好計較的了。

“我小時候也有個玩的很好的小哥哥,不過之後也冇聯絡過了!”

顧南臣眉頭緊蹙,“你還想著他?”

葉紫夏瞅了一眼有些吃味的男人,心底甜滋滋。

“畢竟那是一段美好的回憶,當然會想起來啊!”

童年的美好,會一輩子難忘。

顧南臣有點惱,捏住她的下巴,就湊過去想吻她,

卻看見她嘴角有點乾裂,冒出一點紅,不得不打住。

真是礙事。

看到他突然轉身下床,葉紫夏怔了下,“你去哪?”

“拿藥!”

顧南臣在房間找了下冇有,隻好出了房間,到樓下拿。

葉紫夏躺在床上,望著天花板精美的吊燈,嘴角抑製不住上揚。

像個思春的少女,她抱著某人的枕頭,開心的笑著。

顧南臣進來,見到她臉上明媚的笑容,目光熱了幾分。

葉紫夏趕緊丟開他的枕頭,收住臉上花癡的笑,尷尬地眼神躲閃。

顧南臣薄唇輕揚。

“我允許你繼續抱著我的枕頭!”

葉紫夏囧。

“顧爺,允許我抱著你嗎?”

顧南臣鳳眸幽暗的像一團旋渦,能把人給吸附進去,無處可逃。

氣氛曖昧起來,葉紫夏的心跳也跟著亂了節拍。

“想抱了?”

男人的嗓音喑啞,透著某種暗示。

葉紫夏臉上熱了起來,看到男人手裡的藥,她岔開話題,“你是要給我上藥嗎?那趕緊吧!”

她撅著嘴。

殊不知這樣,對男人來說更具誘惑。

顧南臣俯身過去,直接吻住她,顧不上要上藥了。

嚐到她的甜蜜,某爺無法自拔,情不自禁加深了吻。

葉紫夏心悸不已,被男人撩撥的潰不成軍,沉迷其中。

兩人吻的深情蜜意,無法自拔。

不過,顧南臣還是打住了。

目光灼灼睨著葉紫夏火紅的臉,她還冇回神,嘴唇紅腫。

像缺失空氣的魚兒,嘴巴一張一張,呼吸著,隱隱可見粉色的舌尖。

顧南臣眸光暗了下去,翻滾著一簇火焰。

剋製力瞬間崩潰,他俯身下去,再度噙住她的唇,吻的比剛纔還**。

一夜,滿室旖旎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