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好看!”

文韜,武略,林叔也紛紛點讚。

顧南臣看了看葉紫夏,“你覺得呢?”

大家都看向葉紫夏,眼眸含笑。

葉紫夏朝著他豎起大拇指,“超級好看!”

文韜幾個哈哈大笑,六個小傢夥也都笑眯眼。

“嗯!”

顧南臣點點頭,自己站開了一些距離看了看,感覺還是挺滿意的。

“寶貝們,快去洗澡!”

葉紫夏拍了拍手,大功告成了,催促孩子們去洗澡。

“小少爺,我們去洗澡!”

林叔招呼小傢夥們,帶著他們上去。

“你也去洗澡吧!”

顧南臣跟葉紫夏說聲,眼神示意文韜溫略兩個過去書房,

走開幾步,又頓住,回頭吩咐葉紫夏。

“把你的東西搬回去!”

葉紫夏眨了眨眼,看了一眼男人,見顧南臣帶著文韜武略過去書房了,閉上嘴巴。

又把東西搬回去?

葉紫夏有點猶豫。

他是跟她做戲還是真的想跟她……

她上來林叔就跟她說道:“少夫人,顧爺讓我把你的東西搬去主臥!”

“啊?”

葉紫夏有點猶豫,不知道要不要搬回去。

林叔笑了笑,“少夫人,我現在就去幫你搬!”

林叔說著就趕緊過去,怕她拒絕。

葉紫夏摸了摸額頭,她白忙活了。

她進去看了下小傢夥們。

老宅。

顧振邦一臉震怒,瞪著顧東山夫婦,“老大媳婦,我真是冇想到你好大的膽子,

在我眼皮子底下嘲諷子恭,你作為一個長輩,怎麼說的出那樣的話!”

老爺子一巴掌拍在實木茶幾上。

顧東山夫婦嚇了一大跳。

“爸,我說什麼了,你彆聽他們亂說,我好久都冇見到他了好麼!”

林芙蓉眉頭緊蹙,一臉不悅。

“是啊,爸,我們都大半年都冇見到他了!”

顧東山不明所以看著父親。

顧振邦嗬了一聲,“是上次在老宅的時候,去年的事情了,

子恭現在要是不說,我都不知道你在後背搞這麼下作的動作,

你罵他是多餘的,你敢說你冇說過?”

老爺子瞪著她。

林芙蓉眼神躲閃,心虛,她是罵了一句。

顧東山轉頭瞪著林芙蓉,“你真的這麼說了?”

“冇有,爸,你彆聽小傢夥說的話,

他懂什麼啊,都那麼久了,他肯定是記錯了。

林芙蓉不認賬。

顧振邦一個茶杯砸了過去,頓時在林芙蓉的腳邊破碎。

顧東山夫婦都嚇住了。

戰戰兢兢看著顧振邦。

“彆怪我冇警告你們,你們怎麼對付老三,彆以為我不知道,

但是你們對一個幾歲的小孩這麼說話,是不是太過分了?”

“爸,我不知道,婦道人家,亂說話,”

顧東山瞪著林芙蓉,“還不跟爸認錯!”

林芙蓉臉色變了變,見老爺子唬不過去,小心翼翼道歉:

“爸,我錯了,我不該跟子恭嘮叨,我以後會注意的!”

顧振邦看著他們夫婦做戲的樣子,老臉陰沉。

“你該認錯的人是子恭,不是我!”

老爺子目光狠厲,颳著林芙蓉,“之前我還納悶怎麼子恭那次過後就很排斥來這裡,

原來是你背後罵他,他好多天都悶悶不樂,一句話不說。

那時候,他們以為是小傢夥的病情加重了,擔心的都睡不著覺。

小傢夥得多傷心啊!

“老大,我警告你,彆再搞些小動作,否則彆怪我冇提醒你。

傷自家人,隻有禽獸才做得出!”

老爺子怒斥。

顧東山夫婦臉色難看至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