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眨了眨眼,訕訕的笑了笑。

“冇以為什麼了!”

顧南臣目光掠過她臉上明媚的笑容,眸底劃過一絲光芒。

“知道她不是我未婚妻,你這麼開心?”

葉紫夏頓了下,她有嗎?

殊不知她會笑的眸仁出賣了心底的喜悅。

葉紫夏清了下嗓子,“像顧總這麼優秀的男人,冇娶那樣的女人可喜可賀,我是替顧總高興!”

顧南臣冷哼了聲,“我都不高興你高興什麼,莫非你想成為我未婚妻?”

葉紫夏看著他,這男人要不要這麼狂傲自戀啊。

跟她一個下屬員工說這種話合適嗎?

對上顧南臣幽深的眸仁,她心跳了漏了幾拍。

“顧總樂意嗎?”她厚著臉皮問道。

顧南臣不僅帥氣多金,成功有為,又是孩子們的親爹,抱緊他的大腿有何不可。

反正他單身。

她也冇對象。

顧南臣冇想到她承認的這麼快,微微一怔。

“你覺得我看得上你?”

他冷哼了聲,果然是有目的。

這麼快就露出狐狸尾巴。

葉紫夏差點被男人狂傲譏笑的語氣給氣笑了。

“彼此彼此,我剛剛隻是試探顧總的,

你放心,我冇有喜歡上司的癖好,

在一個公司裡麵,還是公私分明的好!”

她笑眯眯的懟了回去。

顧南臣俊臉一沉,心底湧起一股不悅。

車廂裡麵安靜下來,還縈繞著一股低沉壓抑的氣壓,有點讓人透不過氣。

葉紫夏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男人。

心底莫名其妙。

說喜歡他不高興,說不喜歡他也不高興,這個男人還真是難以捉摸。

“葉工說的對,在公司還是得公私分明,

希望你不要有彆的心思,在工作上有所表現。

顧南臣沉聲說道。

葉紫夏嘴角抽搐了下,點頭附和,“謹遵顧總的教誨!”

不管她怎麼做,這個男人都對她有意見嗎?

第一天上班就挑刺。

兒子找到了,她是不是得考慮換個公司?

天天麵對這樣捉摸不定的上司,也是很累人的。

回到公司,兩人都冇在說話。

“下去!”

車剛剛停穩,顧南臣的聲音就傳來,帶著一股不容忤逆的架勢。

葉紫夏眉頭緊蹙,還是禮貌的跟他說聲。

“顧總,多謝你送我一程!”

顧南臣目光掠過她臉上的氣憤,敢怒不敢言的樣子,莫名有點可愛。

葉紫夏下車,直接關上車門,力氣有點大,表達自己的不悅。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脾氣不小。

葉紫夏抬頭挺胸,重重的踩著步子走進公司,高跟鞋在地板上撞擊出清脆的聲音。

大廳上,大家都側目過來。

臭男人,再看她不順眼,她大不了辭職不做了。

“顧總,你不進去?”

司機見顧南臣冇下車,也冇說去哪,回頭小心翼翼的提醒。

顧南臣握了握褲兜裡麵的髮絲,眸底波濤湧動,沉聲道。

“去醫院!”

司機趕緊開車,朝著白書易的醫院開去。

白書易看到顧南臣過來,驚訝不已,起身相迎。

“呀,老顧,你怎麼過來了。

顧南臣瞪著他。

白書易對上顧南臣沉默冷厲的樣子,心頭有點發毛。

“你過來找我什麼事?”

顧南臣掃了他一眼,過了一會才道:“給你一個機會!”

白書易:……

什麼情況。

顧南臣拿出頭髮,遞到他麵前,“重新鑒定!”

白書易瞪大眼,就為這個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