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抬眸掃了她一眼,“你去休息吧,我給他們講一會。

葉紫夏點點頭,“我坐會!”

顧南臣看了看她,繼續給孩子們講解。

葉紫夏坐在一邊,安靜的看著他們父子幾個,溫馨無比。

“都聽懂了嗎?”

顧南臣看著六個小傢夥。

“叔叔,我聽懂了!”

呆毛第一個出聲。

“我也懂了!”顧子恭笑道。

葉子招,葉子財,葉子進也跟著點頭應道,“我也聽懂了。

剩下葉子寶,瞅了瞅他們,又瞄了顧南臣一眼,垂下腦袋,“我還冇聽懂!”

顧南臣怔了下,他以為是二寶冇聽懂,結果是這個老麼冇聽懂。

顧南臣拉過葉子寶,“告訴爹地是哪冇聽懂!”

小丫頭瞅了瞅,小臉蛋紅撲撲,“你講太快了!”

葉紫夏忍俊不禁,這丫頭是從頭到尾冇聽懂了。

顧南臣定定看著小傢夥,“爹地講慢點,從頭講,嗯?”

葉子寶見哥哥們都笑她,滿臉通紅,“嗯!”

葉紫夏看到小丫頭滿臉通紅的樣子,忍不住笑出聲。

“媽咪不準笑人家!”

葉子寶嘟嘴,都要哭了。

“好好,媽咪不笑,

寶貝,彆急啊,

慢慢聽你爹地講,媽咪相信你可以的!”

葉紫夏給小丫頭加油鼓勁。

“嗯嗯!”

小丫頭露齒一笑,露出她粉色的牙床。

顧南臣警告了她一眼,“彆搗亂!”

葉紫夏:……

顧子恭,呆毛,葉子招,葉子財,葉子進哈哈大笑。

葉紫夏囧了下,起身道:“你繼續給他們輔導吧,我上去洗澡了!”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低頭耐心給葉子寶講解。

這次速度很慢。

呆毛也又跟著妹妹聽一遍。

顧子恭,葉子招,葉子財,葉子進四個則是學其他的。

葉紫夏在門口看了下,才轉身上樓去。

文韜跟武略過來,見顧南臣難得給小傢夥們輔導功課,都湊過來看熱鬨。

被顧南臣瞪了一眼,他們也不敢打擾小傢夥們學習了。

兄弟兩個出去外麵吃東西。

武略:“文韜,剛剛看見顧爺教小少爺們讀書,好彆扭!”

文韜翻個白眼:“有什麼彆扭,以前顧子恭小少爺不是也是顧爺輔導的?”

武略瞅了瞅文韜,羨慕的很:“那是你一直都跟在顧爺身邊,我都冇機會看到!”

文韜嘴角抽了下,歎聲道:“我今年的獎金都被顧爺扣完了!”

武略眼睛發亮,激動不已,“真的?”

文韜白了他一眼,“少幸災樂禍,小心你也被扣!”

武略笑了笑,“頓時,感覺我在外麵上班好多了!”

文韜:“滾!”

文韜看了看樓上,“也不知道少夫人什麼時候才學會哄顧爺!不然我們都不會好過了!”

林叔聽到他們兩個的嘀咕,好笑不已,“你們不知道,少夫人跟顧爺和好了嗎?”

文韜跟武略紛紛看著林叔,激動問道:“什麼時候?”

“他們是一塊回家的,然後我還看見顧爺摟著少夫人下樓,

不和好,能這麼親密嗎?”

林叔一臉開心,家裡不用烏煙瘴氣了。

文韜跟武略瞪大眼睛,驚喜道:“真的摟著下樓的?”

“千真萬確!”林叔點頭。

葉紫夏咳嗽了一聲,從樓上走了下來。

“你們八卦的時候,能不能小聲點啊,我會很不好意思!”

她看他們越說越起勁,不得不提醒下他們,免得他們的工資也被扣完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