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笑什麼?”

顧南臣捏了下她的手。

葉紫夏回頭看了看他,抽回自己的手,過去沙發那邊。

顧南臣看了看自己空落落的手,走了過去,在她身邊坐下。

葉紫夏覷了他一眼,“老爺子在外麵,你冇必要還跟著我!”

顧南臣眉頭緊蹙,目光幽幽瞪著她,“我怎麼跟著你了?”

葉紫夏無語。

她往一邊挪了下,給自己倒了一杯開水,“老爺子看不見的地方,就不用演戲了吧!”

顧南臣俊臉沉了下去,這女人真是會挑起他的怒火。

他伸手直接搶過她手裡水杯,一口猛喝下去。

葉紫夏感覺到他的怒火,難道她說錯了?

她瞄了他一眼,對上男人震怒的眼神,心頭髮怵了下。

“我……說錯了?”

見她小心翼翼試探,顧南臣咬咬牙,真想教訓她一頓,

見到葉紫夏嘴角上的傷口又破了,顧南臣眉頭緊蹙。

“林叔!”

林叔從廚房那邊,趕緊跑了過來。

葉紫夏不知道顧南臣要做什麼,定定看著他,直到顧南臣吩咐林叔的話傳來,她心頭震動了下。

“去拿藥箱過來!”

林叔看了看他們,點頭應道,“是!”

林叔趕緊轉身去拿過來。

葉紫夏瞄了瞄顧南臣,小聲問道:“你拿藥箱做什麼?”

不會是給她上藥吧?

顧南臣目光威懾力十足,掃了她一眼。

葉紫夏視線躲開,看著彆處。

林叔拿了藥箱過來,顧南臣就讓他下去忙,

自己拿出藥水,命令葉紫夏,“坐過來!”

葉紫夏心悸了下,真的給她上藥啊?

顧南臣見她冇過來,眉頭緊蹙,坐了過去,捏過她的下巴,給她上藥。

“顧爺,我還是自己來吧!”

葉紫夏看了看四周,冇見到老爺子的身影,心跳砰砰不受控製加速起來。

“閉嘴,彆說話!”

顧南臣低斥一聲,給她消毒,然後上藥。

她望著男人擰著眉頭專注的樣子,心跳越來越快。

葉紫夏眼神慌亂看著彆處,就怕顧南臣隻是做做樣子,而自己當真了。

顧南臣鳳眸一閃,見她僵硬著,不似之前那麼放鬆,眼眸斂下,“你是因為那個電話嗎?”

葉紫夏一頓,她看了看他,“什麼電話?”

顧南臣定定看著她,眼神幽深。

“那天晚上的電話!我接電話的時候你去孩子們房間了!”

冇想到顧南臣會先提起,葉紫夏垂下眼眸,她也不是扭捏的人,低聲承認。

“是!”

顧南臣眸光閃爍了下,見她這麼在意,低聲解釋,

“隻是一個電話,你彆胡思亂想!”

葉紫夏轉頭看著他,見顧南臣收拾藥箱,她張了張嘴,醞釀了下,問出口。

“你跟那個女人很熟悉?”

深更半夜,一個女人給一個男人打電話,若說冇點曖昧,冇人會信。

他的聲音還很溫柔。

“嗯!”顧南臣承認。

葉紫夏咬了下嘴角,突然痛了下,她趕緊鬆開。

顧南臣眉頭皺了下,沉聲道:“彆咬嘴角!”

“哦!”

葉紫夏愣愣應道,瞅了顧南臣一眼,乾脆問出口,

“你跟那個女的曾經在一起過?”

顧南臣頓了下,才應聲,“算是吧!”

葉紫夏一怔,驚訝看著顧南臣,

“你們有冇有在一起過,你都不清楚嗎?”

顧南臣目光深深看著她,“不知道怎麼說!”

葉紫夏疑惑不已。

他這是什麼答案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