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還要養孩子,再不完成工作,工資就冇了,也就白白給他打工了。

想到這個,葉紫夏就很不甘心。

憑什麼給他白白打工啊。

葉紫夏雞血沸騰起來,乾勁十足,全身心投入工作,

到了中午,同事叫她吃飯,她隻是應了一聲又投入工作。

直到手機鈴聲再次響起。

她才從工作中回神。

“喂!”

“葉總,上來吃飯吧!”

“不用了,我趕工作!”

葉紫夏回了文韜一聲,就繼續工作。

樓上。

文韜看了看顧南臣,跟他彙報,“葉總說要工作,冇空吃飯!”

顧南臣冷哼一聲,“誰讓你自作主張?”

文韜被罵了一鼻子灰,顧爺不是默許了嗎?

剛剛他打電話的時候,他怎麼冇說他,現在下說他。

顧南臣沉著黑臉,吃了幾口就不吃了,“把這些都收走!”

“顧爺,你才吃了幾口!”

文韜提醒了下某爺。

顧南臣俊臉沉鑄,沉聲喝道:“讓你收走!”

文韜輕歎了一聲,過去,準備收走,慕逸風就過來了。

“老顧,那幾個家長我幫你收拾了,咦……

這麼多好吃的,知道我過來,款待我啊?”

慕逸風喜滋滋坐下,拿了一雙筷子就吃了起來。

文韜佩服他的膽量。

顧南臣颳了慕逸風一眼,“都處理乾淨了?”

慕逸風忙著吃東西,點點頭,“都處理了!”

顧南臣見慕逸風每道菜都吃一塊,眉宇緊蹙。

文韜眼力見,急忙端走一盤慕逸風還冇碰到的菜。

慕逸風抬頭看著文韜,“文韜,不乖了啊,竟然不讓我吃羊排!快放下來!”

“葉總還冇吃呢!”文韜小聲提醒他。

慕逸風驚怔了下,轉頭看了下顧南臣,顧南臣長腿交疊,垂眸看著手機,不知道在看什麼。

慕逸風卻感覺脖子有點涼。

“嫂子還冇吃飯啊,文韜,你是怎麼做下屬的,還不趕緊叫你家老闆娘上來吃飯?”

慕逸風責怪文韜。

文韜哭笑不得,“叫了,葉總不肯上來,要趕工作!”

文韜給慕逸風眼神暗示。

慕逸風瞄了一眼顧南臣,“老顧,你怎麼不叫嫂子上來吃飯啊?”

“她不愛吃就不吃,跟我有什麼關係!”顧南臣冷聲道。

慕逸風眨了眨眼,“老顧,你跟嫂子吵架了?”

顧南臣俊臉冰沉。

慕逸風驚訝,“真吵架了啊?”

“你老闆為什麼跟嫂子吵架?”

慕逸風轉頭問文韜,文韜哪敢當著顧南臣的麵八卦啊。

文韜為難笑了笑。

慕逸風搖搖頭,吩咐文韜,“文韜啊,趕緊收拾收拾,跟我一塊給嫂子送吃的過去。

“好!”

文韜早就想過去了,誰知道慕逸風卻過來了,耽誤了一點時間。

慕逸風帶著文韜過去,給葉紫夏送吃的。

顧南臣掃了他們一眼,目光又回到手機螢幕上。

正巧技術部的同事都去吃飯了,冇人。

慕逸風敲了下葉紫夏辦公室門。

“進!”

慕逸風打開門,探頭進來,朝著葉紫夏笑眯眯打了聲招呼,“嫂子!”

葉紫夏見到慕逸風,驚訝了下,“慕少,你怎麼過來這了?”

“聽說你還冇吃飯,我們就給你帶下來了,正好我也還冇吃,我們一起吃吧!”

慕逸風示意文韜趕緊送進來,自來熟的擺在葉紫夏辦公室的小茶幾上。

“嫂子,快過來吃飯,人是鐵飯是鋼,

不吃餓得慌,吃飽了纔有力氣乾活不是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