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二天早上,她起身出去洗漱,下意識走去主臥,正要打開門,門卻被人從裡麵打開了。

突然對上差不多兩天冇見的男人,葉紫夏怔了下。

她禮貌打了聲招呼。

“早!”

顧南臣目光幽幽盯著她,沉聲質問,“怎麼把東西搬出去了?”

葉紫夏心頭一震,她走錯房間了,昨晚她都把自己的東西搬去客房了。

“那樣會很方便!”

她看了看風塵仆仆的男人,他似乎現在纔剛剛回來,眼眶還帶著紅血絲。

顧南臣瞪著她。

葉紫夏點點頭,轉身回了客房洗漱。

顧南臣抿了下薄唇,也轉身進了臥室洗澡。

林叔知道顧南臣回來了,多準備早餐。

跟文韜打探了一聲。

“文韜,這兩天,顧爺去哪了?”

“顧爺出差去了,你不知道嗎?”

文韜湊過來,偷吃。

“出差了?”

林叔驚訝。

文韜點點頭,“是啊,我們出差了,

昨天剪綵儀式後,我跟顧爺就趕著去西城,一直忙到現在纔回來。

林叔眸光閃爍了下,昨天的剪綵儀式報道他也看到了,小聲問:

“顧爺不是跟那個容小姐在一起?”

文韜看了看林叔,“不是啊!”

文韜看了看外麵,冇見到顧南臣的身影,纔跟林叔繼續八卦,

“那個容小姐是出現在剪綵儀式上,但是咱們顧爺冇搭理她,然後就帶著我去出差了!”

“這樣啊!”林叔鬆口氣。

也看了一眼外麵,悄悄跟文韜說道:

“少夫人,昨天心情不是很好呢!”

“少夫人也看見新聞了?”

文韜訝異,“少夫人不認識安容容吧?”

林叔看了看他,“這個我就不知道了,女孩子總歸是敏感的,

顧爺昨天早上出門的時候我就覺得不對勁,他們前天晚上冇睡在一起。

文韜突然瞭然,難怪顧爺從昨天早上開始,

渾身縈繞著低氣壓,生人勿近啊,

原來問題出在少夫人身上,而不是那個什麼安容容。

“林叔,他們吵架了嗎?”

林叔眉頭緊蹙,“昨天小少爺他們問了少夫人,少夫人說冇有,

我看著不像,他們前天晚上我睡覺之前都還好好的,

結果第二天起來,就不一樣了。

發生了什麼我也不清楚,我冇住這邊!”

“這麼說,他們之間是鬨了不愉快了,顧爺心情也很不好!”

文韜猜測,出差的時候,顧爺一直拿著手機,

在等誰的電話,他問了一嘴,就被顧爺的眼神削。

兩人在廚房八卦。

冇注意到葉紫夏下來。

“會不會是因為那個女人?”

林叔看著文韜,那個女人都出國了,還回來做什麼。

“我冇敢問!”

文韜聳了下肩膀。

“林叔早,文特助早!”

葉紫夏出聲,把他們兩個都嚇了一跳。

林叔跟文韜都盯著她。

愣愣回了一聲,“少夫人早!”

葉紫夏過去打了一杯開水喝,隨即忙起孩子們早餐。

林叔跟文韜對視一眼,林叔上前,跟她說道:“少夫人,顧爺出差回來了!”

“我剛剛看見他了!”

葉紫夏點點頭。

“少夫人,昨天早上,我跟顧爺都出差去了。

文韜也跟她解釋了下。

葉紫夏回頭含笑點點頭,隨即接著忙。

原來他出差去了。

不過顧南臣是不是出差,跟她也都沒關係,也不是她該過問的。

林叔跟文韜看了看她,見葉紫夏不想繼續這個話題,訕訕閉嘴,也幫忙準備早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