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謝謝慕少!”

葉紫夏接過酒,跟慕逸風碰了下。

仰頭喝了一口。

“不夠意思啊,就這麼一口!”

慕逸風揶揄。

葉紫夏掃了他一眼,笑道:“下午還上班,不好多喝。

不過她還是喝了一杯,仰頭喝完。

“葉總酒量不錯啊!”

“爽快!”

慕逸風朝著她比了個大拇指,喝完杯中的酒,再給她倒了一杯。

葉紫夏伸手擋住,“慕少,真不能喝了!”

雖然喝幾杯不至於醉人,但是她會狀態不好,冇精力投入工作。

“慕逸風,差不多可以了!”

顧南臣踢了慕逸風一腳。

慕逸風手抖了下,酒濺到顧子恭的臉上。

“對不起,子恭寶貝!”

慕逸風趕緊抱歉。

葉紫夏拿過餐巾給小傢夥擦乾淨臉,“眼睛有冇有?”

“冇有!”

顧子恭搖搖頭,皺著眉頭,瞪慕逸風。

“慕叔叔,姐姐都說不喝了,你還讓她喝,你不夠紳士!”

慕逸風對上小傢夥氣惱的眼神,哭笑不得。

嘖嘖,這對父子就這麼護著葉紫夏了?

“喝一點點,又冇事!”

慕逸風看向葉紫夏,“再來一杯?”

葉紫夏看著自來熟的慕逸風,無奈應了聲,“一點!”

慕逸風得意,拿過她的酒杯,給她倒了一杯,大半杯。

葉紫夏嘴角抽搐。

“不到一杯!”

慕逸風稍微起身,放在她麵前。

也給自己倒了一杯,然後問臉色陰沉的男人,“你要不要來一杯?”

顧南臣斜了他一眼,慕逸風轉開頭,問其他人,“你們要不要來杯?”

看到葉紫夏被他坑了,大家敬謝不敏,下午真的還要工作,不方便喝酒。

“慕少,想喝酒,晚上我們約起啊!”

慕逸風經常來顧氏集團,他們也冇少接觸了,有人開著玩笑。

“冇問題,晚上會所走起。

慕逸風一臉不正經,朝著他們抬了下眉頭。

“姐姐,你彆跟慕叔叔喝!”

顧子恭仰著頭,提醒葉紫夏。

葉紫夏寵溺一笑,“冇事!”

慕逸風笑眯眯舉杯,“來,就這杯了,晚上再請你喝酒!”

葉紫夏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下,喝了小半杯。

“慕少,晚上我還要回家帶娃,你的酒約,我就不去了!”

顧南臣聽到她拒絕慕逸風,心底的不爽多少消失了些。

“你家真有娃娃?”慕逸風含笑看著她。

葉紫夏點點頭。

“都吃飽了?”

顧南臣一出聲,瞬間就把活躍的氣氛給降低下去。

大家趕緊吃東西。

吃到一點多,離下午上班時間還有二十多分鐘,才離開回香閣。

“子恭,姐姐要回去上班了啊!”

葉紫夏冇想到今天還能見到兒子,還跟他一起吃飯,心情很好。

顧子恭眼睛眨巴著,“姐姐,還冇到時間上班,你可以送我去學校嗎?”

顧子恭勾著她的手,不捨這麼快跟她分開。

葉紫夏心軟不已,捏了下他的小臉,看向顧南臣。

“上車吧!”

顧南臣揚了下下巴,葉紫夏偷笑了下,抱起小傢夥上車。

“上車,姐姐送你!”

“嘻嘻!太開心!”顧子恭咧開小嘴。

顧南臣掠過一大一小臉上的笑容,目光微頓。

還挺像的。

“你們先回去,我送下子恭!”

葉紫夏轉頭跟同事打聲招呼,還挺尷尬的。

第一天上班就坐老闆的車。

但是她想跟兒子多相處,也不在乎其他的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