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過,我還是想嘗試一口!”

顧南臣說著,抓過她手裡的串串,搶吃了一塊。

葉紫夏驚愕看著他。

六個小傢夥也都眼睛瞪的大大的。

顧子恭驚呼:“爹地,你怎麼吃媽咪吃過的啊?”

爹地都不吃彆人碰過的東西。

葉子招:“叔叔,盤子裡麵還有很多呢!”

葉子進:“叔叔,你吃媽咪的口水!”

五寶的話一出。

不僅顧南臣尷尬了下,葉紫夏的臉都火紅起來。

她瞪了一眼男人,跟孩子們解釋。

“剛剛那個,我還冇吃到!”

葉子財笑眯眼:“媽咪,你不用解釋的。

我們都懂!”

對上小傢夥曖昧的笑容,葉紫夏囧的不行。

呆毛跟葉子寶冇打趣她。

葉紫夏板著臉,訓斥道:“趕緊吃東西,彆說話!”

小傢夥們好笑了下,“媽咪,你的臉好紅啊!”

葉子進還嫌棄大家都不知道,故意說道。

葉紫夏低頭吃東西,小傢夥想吃她麵前的串串,她都扒著盤子邊緣冇給他們。

“這個是我的!”

顧南臣好不容易嚥下去嘴裡食物,被辣的俊臉有點紅。

看葉紫夏很喜歡吃辣的,他感覺自己的胃都沸騰了,這麼辣,她還能吃的這麼歡。

“嘿嘿,爹地的臉也紅了!”

顧子恭瞄到顧南臣的臉,哈哈大笑起來。

頓時,呆毛,葉子招,葉子財,葉子進,葉子寶紛紛轉頭看著顧南臣。

葉紫夏也驚訝的看著顧南臣,揶揄他,“顧爺,你的臉好紅啊,害羞啊?”

顧南臣警告她一眼,“我是被辣的!”

葉紫夏嘴角抽搐了下,鄙視道:“一點都不辣好麼。

呆毛也點點頭,附和她,“不辣!”

葉紫夏笑笑看著小傢夥,柔聲道:“是吧,一點都不辣!”

呆毛微微露出一抹笑意。

葉紫夏看著兒子開心的樣子,眸光溫柔無比。

顧南臣掃了一眼小傢夥,見呆毛越來越放鬆自在,心底也一陣欣慰。

“二寶,你喜歡吃辣嗎?”

顧南臣柔聲問小傢夥。

呆毛點點頭。

“喜歡!”

他跟太姨婆到冬天就種辣椒賣錢,那種小辣椒可辣了,太姨婆還醃製來配飯吃,可香了。

葉子招見他眼睛發亮,好奇問道,“二寶,你吃過最辣是哪種辣?”

“我跟太姨婆種的辣椒!”

呆毛小聲說道,一臉自豪。

“你們還種辣椒啊?”

葉子財好奇不已。

呆毛點點頭,“村裡麵很多人都種,可以賺錢的!”

葉子進瞅著他,“種多少啊?”

呆毛摸了摸眉頭,有點不是很確定,“有兩三畝吧!”

顧子恭,葉子寶冇概念,不知道幾畝地辣椒是多少。

幾個小傢夥都冇見過,也冇體驗過,一臉懵逼。

葉紫夏在鄉下長大,知道數字多少。

“就你跟太姨婆摘嗎?”

“嗯嗯!”呆毛點點頭。

葉紫夏驚詫不已,一個老人跟一個小孩管理幾畝地的辣椒,很辛苦,

尤其還隻是他們兩個摘,就更加辛苦了。

“寶貝,收成好嗎?”

小傢夥失落低下頭,“不好,我們種的不好,長的不好賣的很便宜!”

葉紫夏心疼,農村人的不易。

她摸了下小傢夥的頭,“咱們以後不種那個了,

二寶努力讀書,以後可以做更大的事情賺錢!”

呆毛眼睛亮了起來,重重點頭。

“嗯!村裡麵很多哥哥姐姐都讀書到外麵打工了!過年回家,都拿錢回家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