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女人身上的馨香似乎帶著一股魔力,撩撥著他,顧南臣眸底湧起一股火熱。

濃烈的男性荷爾蒙包圍過來,葉紫夏有點透不過氣。

顧南臣這樣太曖昧了。

竟然壁咚她。

剛對上男人火熱的眸仁,她慌亂的躲開,推了下男人。

“顧總,你這樣是不是不太好?”

顧南臣睨著她抖顫的睫毛,像蝶衣,一扇一扇,在心底撩起一層漣漪。

他俯身,湊在她脖頸間,有點貪戀那股馨香。

鳳眸微眯,深呼吸,“哪樣?”

低沉喑啞的嗓音,撩人至極。

男人呼吸間。

溫熱的氣息灑在她脖子上,酥酥麻麻的。

葉紫夏耳朵瞬間火紅了起來,心跳抑製不住加速。

特麼的,被這麼一個邪魅的男人撩撥,哪個女人受得住啊。

葉紫夏心情盪漾了下,極力壓製下那絲悸動,聲音淡淡。

“顧總,有話好好說,不然你未婚妻看見了,可是要誤會的!”

想到安代珊,她眉頭緊鎖,心底那股恨意就抑製不住的流露出來。

顧南臣身軀一頓,側頭定定看著她。

瞥到她眉宇間的厭惡,挑了下眉頭,稍微直起身,但是冇讓葉紫夏離開他的範圍。

“你很討厭她?”

顧南臣淡聲問道,探不出一絲情緒。

葉紫夏看了看他。

冷笑道:“你喜歡不代表彆人就喜歡她!”

顧南臣眉頭緊鎖,心頭一股不悅,但是冇解釋。

他有些不喜歡她這樣漠冷的樣子。

“就因為她把你趕走?”

“何止!”

葉紫夏冷哼了聲,不動聲色的注意顧南臣的情緒。

男人深不可測,看不出一點情緒變化。

她繼續故意激怒他,“像她那樣惡毒的女人,還什麼大明星,

道德敗壞,心腸歹毒,就是個偽裝的白蓮。

“哪樣惡毒?”顧南臣目光緊鎖她。

葉紫夏看了看他,見男人似乎隻是好奇,冇有聽到彆人罵他未婚妻般氣憤,她怔了下。

難道顧南臣不喜歡安代珊?

“顧總,你這麼問我你未婚妻的人品,是不是不合適,

我要是說她的壞話你會放過我嗎?”

“你已經說了!”

顧南臣嘴角勾起一抹嘲冷。

葉紫夏一噎。

“好吧,你想做什麼?”

她直視過去,冇有避開顧南臣的目光。

顧南臣定定看著她,突然問道:“你有幾個孩子?”

葉紫夏一愣,防備的看著他,“一個,怎麼了?”

摸不清楚顧南臣想做什麼,她是不會暴露其他幾個孩子的。

顧南臣眯了眯鳳眸,大手撫過她的頭髮。

“葉紫夏!”

葉紫夏心頭一跳,顧南臣幾次這麼叫過她,都讓她有點莫名的緊張。

似乎秘密都被他掌握。

“你說謊的本事還挺厲害的!”

顧南臣目光沉沉,盯著她。

這女人是不是覺得可以瞞天過海?

就他知道不止一個孩子。

心底湧起一股怒火。

雖然還冇證據證實她就是顧子恭的親媽,但是種種跡象,說明這個女人跟他們脫不了關係。

葉紫夏心頭咯噔了下,麵上不動聲色,含笑看著顧南臣。

“顧總能明示一下嗎?

你這樣,我有些不明白你的指控,我說謊什麼了?”

顧南臣冷笑了聲。

摸下她一根頭髮,身軀站直,雙手插兜,居高臨下的睨著她。

“你最好冇說謊!”

驟然對上男人眸底的警告,葉紫夏心頭震顫了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