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忙完了?”

葉紫夏追上男人的腳步,目光定定看著他俊美的側臉。

“冇!”

顧南臣應了聲,走進電梯。

葉紫夏趕緊跟上。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“孩子們在學校被幾個家長欺負,你知道嗎?”

葉紫夏一頓,驚訝看著他,“你怎麼知道的?”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鳳眸直直看著她。

“這麼說你也早就知道了,怎麼不跟我說?”

葉紫夏眨了眨眼,低聲道:“我這不是看你忙,纔沒跟你說嗎?”

顧南臣輕哼一聲,“吃飯的時候不說?”

“怕影響你吃飯心情!”

葉紫夏瞄了他一眼又快速移開視線。

顧南臣眸光深了深,“孩子們的事情可以跟我說聲!”

“你怎麼知道的?”她好奇不已。

“校長跟我說的!”

顧南臣帶著她出了電梯。

葉紫夏明白了,點點頭,“校長倒是冇跟我說!”

“那你是怎麼知道的?”顧南臣轉頭看著她。

葉紫夏瞅了瞅他,“是我注意到二寶不對勁,追問孩子們才知道的!”

顧南臣眸光一閃,“孩子們是不想讓你擔心!”

葉紫夏點點頭,“那幾個孩子被退學了,他們家長估計不會就這麼算了,

不知道會不會拿我們家孩子說事!”

“校長那邊緊盯著,會處理的!”

顧南臣跟她說聲,讓她安心。

葉紫夏點點頭,跟著他上車。

顧南臣上了車就靠在椅背上,閤眼休憩。

見他有些疲憊,她坐了過去,給他摁揉下頭。

顧南臣睜開眼,幽深的眸仁緊鎖著葉紫夏恬靜的樣子。

葉紫夏驟然對上男人熾熱的目光,心跳了下。

“看你有點累,給你揉摁一下!”

她低聲跟他解釋了下。

顧南臣閉上眼,遮擋住銳利的目光,葉紫夏自在多了,繼續給顧南臣揉摁。

到了學校,她才坐回身。

見男人閉著眼睛,還以為他睡著了,她轉身開門下車,冇想顧南臣也跟著下來了。

“嗯?”葉紫夏疑惑看著他。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“去接孩子們!”

她壓下驚訝的情緒,跟上他,去接孩子們。

一群小朋友揹著書包排隊等家長接回家。

葉紫夏伸長脖子,找自家的孩子們,

見到他們六個走在後麵,揹著書包走出來,

她嘴角揚起,抬手朝著孩子們示意了下。

“寶貝們!”

不僅是小朋友就是家長都紛紛朝著葉紫夏看了過來。

顧南臣戴著墨鏡,抬手在她腦袋上敲了下。

葉紫夏吃痛,轉頭看著男人,“你敲我乾嘛?”

對上她微惱的眼神,顧南臣輕挑了下劍眉,“彆那麼大聲!”

葉紫夏這才發現大家都看著自己,她訕訕笑了笑。

六個小傢夥跑了出來,

“媽咪!”

“爹地!”

顧子恭大聲喊著他們。

“媽咪!”

葉子招幾個也都軟糯糯喊道,朝著媽咪撲來。

葉紫夏開心接住他們。

“慢點慢點!”

顧南臣站在一邊,看著孩子們見到葉紫夏永遠跟久彆重逢一樣,羨慕的很。

校長走了過來。

“顧爺,葉小姐!”

校長跟他們兩個抱歉道,“今天讓小少爺們在學校受委屈了,是我的失職!”

“這不怪校長,孩子們都跟我說了,校長爺爺保護他們。

葉紫夏冇跟校長計較這個,那些人的堵不住,想說什麼也不是他們能控製的。

“以後盯緊那些小朋友!”顧南臣沉聲提醒校長。

“是,顧爺!”校長點點頭,抱歉的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