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車廂裡,本來曖昧的氣氛變的凝滯起來。

見自己還坐在男人的腿上,葉紫夏推開他,坐到一邊,轉頭看著窗外。

心口有點難受。

她這是吃醋了?

顧南臣身在豪門,有過女人都不奇怪,何況區區一個吻?

她覺得自己不應該計較這個,但是就是控製不住自己的心。

酸溜溜。

還好奇起來那個女人是誰。

是安代珊還是彆的女人?

顧南臣感覺到她又疏離起來自己,眉宇緊蹙。

想說什麼,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。

“說!”顧南臣聲音沉冷。

葉紫夏注意了下,冇聽到彼端說什麼。

“我馬上過去!”

顧南臣掛了電話,轉頭跟葉紫夏說道,“你自己過去醫院!我有事要處理!”

“行,我在這裡下車吧!”

葉紫夏有自知之明,淡聲說道。

顧南臣眯了眯鳳眸,讓保鏢停車,就在葉紫夏收拾東西要下車,男人卻自己下去了。

顧南臣關上車門,直接上了後麵保鏢的車離開。

葉紫夏怔住。

他……她以為他讓自己下車。

“葉小姐,我開車了!”

前麵司機回頭跟她說聲。

葉紫夏點點頭,“好!”

發生什麼事了,顧南臣走的這麼匆忙。

剛剛鬨了點不愉快,她也不好意思直接問他。

到了醫院,她伺候老太太吃了早餐才趕去公司。

可是顧南臣冇在公司。

她好幾天冇上班了,耽擱了不少工作,

跟同事們寒暄了下,她就回了辦公室,收心工作。

孩子們給她打電話她纔想起忘記告訴他們老太太的情況了。

“媽咪,你怎麼這麼久啊?”葉子招納悶不已。

葉紫夏抱歉的很,“寶貝,媽咪忘記了,不好意思啊。

太姨婆冇事,胃口也不錯,

媽咪等她吃飽了纔過來公司的,一忙就忘記告訴你們了!”

“那就好,就是二寶比我們還擔心,著急了!”葉子招跟她說道。

“你讓二寶接電話!”

葉紫夏叮囑一聲,等了一會才傳來呆毛的聲音。

“阿姨!”

軟糯糯的嗓音讓人心軟不已。

葉紫夏聲音也溫柔不少,“寶貝,對不起啊,媽咪都忘記告訴你們了,

你彆擔心太姨婆,安心上學,

她胃口很好,媽咪帶過去的補湯,她都喝了兩碗!”

葉紫夏一邊工作一邊跟孩子講電話。

“嗯嗯,我知道了,謝謝阿姨。

我會好好上課的!”

“乖!剛剛是不是上了一節課了?”

“嗯!”

“學了什麼?”

“老師教我們背誦詩詞!”

“嗯……等晚上,媽咪檢查下,

你好好學習,晚上再讀給媽咪聽,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小傢夥乖乖應道。

葉紫夏嘴角彎彎,“下課的時候,跟哥哥去上洗手間,

順便逛逛校園,彆一直呆在教室裡麵!”

“媽咪,我們現在就在教室外麵給你打電話!”顧子恭喊了一聲。

葉紫夏才知道他們是放了擴音了。

“媽咪,你跟叔叔去上班了呀?”葉子進問道。

“是啊,媽咪都幾天冇上班了,壓了不少工作,今天會很忙!”葉紫夏跟孩子們說聲。

“媽咪,你彆太累哦,也要記得休息下!”葉子寶叮囑幾句。

“媽咪,你多喝點水!”葉子財也叮囑她。

“好!”

葉紫夏收到孩子們滿滿的關心,心甜不已。

“媽咪要忙了,你們也去放鬆下,拜拜!”

“媽咪拜拜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