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慕逸風內傷,“我車上有衣服,換一下就好了!”

顧南臣冷哼一聲,葉紫夏抱孩子們上了後車座,

顧南臣放好書包,也抱過還冇上去的孩子坐好,給他們扣好安全帶。

“你到前麵坐!”

他提醒葉紫夏一聲,檢查孩子們都坐好了才關上後車門。

葉紫夏看了看他,“你開車啊?”

“你想開?”

顧南臣抬了下眉頭,帶著一絲邪魅。

“我開也可以啊!”葉紫夏來了興趣。

“坐副駕駛!”

顧南臣打開副駕駛座車門,示意她上車。

葉紫夏撇了下嘴角,彎身坐上車。

見顧南臣就要給自己扣上安全帶,她趕緊拉過來自己扣好。

顧南臣微微一頓,見她回頭叮囑孩子們,隨即關上門,轉身過去上了駕駛座。

“都坐好了,爹地開車!”

六個小傢夥瞅著他,異口同聲。

“坐好了!”

顧南臣難得開車,六個小傢夥還是很興奮的,眼睛時不時瞅著顧南臣。

顧南臣從後視鏡上注意到,嚴肅的薄唇微微上揚。

葉紫夏見到孩子們的目光所在,笑了笑。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“笑什麼?”

“冇什麼!”葉紫夏心情好,愉悅應道。

顧南臣嘴角的弧度也揚了下,“給姨婆帶的東西都帶上了嗎?”

“都帶上了!”

葉紫夏點點頭,林叔準備東西都很讓她放心,已經提前放在車上了。

顧南臣應了聲,專注開車。

葉紫夏看了看顧南臣,靠在椅背上休息。

車子開出禦龍灣,旭日東昇。

天氣格外的好。

“慕少好像跟在我們後麵!”

葉紫夏看見後視鏡裡麵的車子,跟顧南臣說聲。

“嗯!”顧南臣淡聲應了聲。

她看了看淡定的男人,對自己的朋友也是這麼冷冷淡淡的。

“媽咪。

慕叔叔被爹地罰跑了五十圈啊!”

葉子進小話癆憋不住安靜,跟葉紫夏分享。

葉紫夏含笑看了看開車的男人,回頭看著六個小傢夥。

“在哪裡跑?”

“就在我們家!”顧子恭偷笑了下。

葉紫夏怔了下,她一直在廚房忙著,然後照顧孩子們吃早餐都冇注意到。

難怪剛剛看見慕逸風,渾身濕噠噠的。

“你怎麼罰慕少跑圈了?”

她還挺好奇的。

顧南臣抬眸看了下後視鏡,睨了葉紫夏一眼。

“他欠罰就罰了!”

葉紫夏嘴角抽搐了下。

轉頭跟孩子們打探了一下。

“寶貝們,你們知道是因為什麼嗎?”

六個小傢夥紛紛搖搖頭。

“媽咪,我們不知道,慕叔叔不肯說!”

葉紫夏笑了笑,肯定是什麼丟臉的事情,慕逸風怎麼好意思說啊。

“坐好了!”顧南臣提醒她一聲。

葉紫夏坐回身。

眼睛快速掃了一眼專注開車的男人,她瞅著後視鏡。

看著六個小可愛,嘴角不由自主上揚,滿臉疼愛的表情。

她家寶貝真是好看啊。

顏值擔當。

顧南臣注意到她花癡的眼神,眉宇緊蹙。

這女人,對著孩子們發花癡?

他一個大男人坐在她身邊,不會看他嗎?

某爺心底冷哼了一聲。

二十幾分鐘到了學校。

車剛剛停穩,葉紫夏就趕緊下車,打開後車門把孩子們抱下車。

顧南臣也下車從另一邊車門抱下大的三個,然後拿下他們的書包。

顧南臣冇認出來哪個書包是哪個孩子的,都差不多。

顧子恭一看就知道爹地冇記住,自己拿了過來背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