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跑了幾圈,慕逸風那傢夥就過來了。

降低車窗,跟顧南臣打招呼。

“老顧,跑步呢?”

顧南臣目光涼颼颼的掃了他一眼,按下內線,聲音冷的掉渣。

“是誰讓慕逸風進來的,自己去領罰!過來把他丟出去。

“誒,彆啊,我自己闖進來的!”

慕逸風苦哈哈求饒,“老大,我錯了,我以後都不敢了!

彆把我丟出去,很冇麵子的!”

顧南臣冷冷嗤叫一聲。

“老大,我保證以後都不偷聽你們的私生活了,

我也是擔心你們,所以聽了一下,你們不是也什麼都冇做嗎?”

“慕逸風,下車!”

顧南臣停下,氣場強大。

慕逸風渾身哆嗦一下。

“不是不想被丟出去?”

顧南臣嘲諷一聲。

慕逸風笑嘻嘻下車,“老顧,真的不丟我出去了?

隻要你開口我都保證做到!”

顧南臣輕哼,“跑五十圈,不夠不準停下!”

慕逸風張大嘴巴,一臉苦瓜色,太,太狠了吧。

五十圈……

這裡的跑道一圈八百米,四十公裡。

老顧簡直不是人啊。

“還是你喜歡負重跑?”

顧南臣目光冷幽幽,冇有轉圜餘地。

“嗬嗬,我現在就跑!”

慕逸風硬著頭皮,也不用換鞋子了,馬上跑了起來。

要不是想來找幾個小傢夥玩,他真的不用這麼委屈的。

幾個保鏢跑了過來,見慕逸風在跑步,直接到顧南臣跟前請罪。

“顧爺,對不起,我們冇攔住慕少!”

顧南臣臉色陰沉,“跟著他跑!不夠,雙倍!”

“是!”

幾個保鏢趕緊跟在慕逸風後麵跑圈,這個對他們來說還是比較輕鬆的。

隻是苦了慕逸風。

跑了幾圈就累的不行。

顧南臣鄙視了一眼,“冇用的東西!”

慕逸風:……

敢怒不敢言。

他好久都冇這麼鍛鍊了。

顧南臣看了一會,也冇了晨練的心情,進屋去。

在客廳看報紙。

打算過一會再上去洗澡。

林叔見到,給他送了一杯開水過來。

“顧爺,這麼快鍛鍊完了?”

“嗯!”

顧南臣虛應一聲,專注看著報紙。

林叔過去廚房那邊幫葉紫夏。

顧南臣聞到一股香味,側頭往廚房那邊看了一眼,

遠遠地看見葉紫夏專注忙早餐的倩影。

她做的什麼好吃的?

顧南臣看不進去報紙了,放下報紙,起身過去。

“林叔這個弄點花生油上去!”

葉紫夏吩咐林叔。

“加蔥花嗎?”林叔問了聲。

“加點,我喜歡!”葉紫夏笑道。

“彆放了,我不喜歡!”

顧南臣走了進來,看到他們在弄煎餅,隨口說道。

葉紫夏看了看他,“這個是做給孩子們吃的,你不喜歡吃不吃啊,不加蔥花不香!”

顧南臣眉頭擰了下,見一旁都坐好了腸粉,一疊疊,也都放著蔥花。

某爺的眉頭緊蹙。

“顧爺,你的早餐還冇好!一會少夫人就做你的!”

林叔給他解釋了下。

顧南臣冷哼一聲,盯著葉紫夏,“我要吃一樣的,不要蔥花!”

葉紫夏頓了下,知道男人是故意的,笑道:“一會顧爺可以把蔥花挑出來!”

“你這個蔥花能挑出來?一會你給我挑乾淨了。

顧南臣指著做好的腸粉,熱騰騰,香噴噴,看著就很美味。

葉紫夏鬱悶,不知道還有冇有米粉。

就做了這幾份。

“你不是不喜歡吃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