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抬眸看了他一眼,見他火氣那麼大,轉開頭。

“你有什麼事快說吧!”

顧南臣盯著她疏離的臉,眉頭又緊蹙了幾分。

沉聲問道:“去哪?”

葉紫夏頓了一會才應道:“去買書包!”

顧南臣眸光一閃,“我讓文韜準備了,他一會就送過來!”

葉紫夏鬱悶了下,她想親自給孩子買這些。

顧南臣見她失落,又說了一句。

“有可能買的不好看,你也可以去看看彆的,給二寶重新買個。

葉紫夏想啊,可是都買了,不是很浪費嗎?

“不買了吧,買那麼多乾嘛,浪費!”

“那去買彆的!”

顧南臣看了看她,打了下方向盤,開走。

葉紫夏看了看他,想著給二寶買什麼學習用具。

到了街上,她看到路邊的文具店,讓顧南臣停車。

“前麵有店,就在前麵買吧!”

買好了,她想早點回去。

“去彆的地方買!”

顧南臣冇停車,繼續往前開。

葉紫夏瞄了男人一眼,不解的很,明明這裡就有店,還要去遠點的地方買。

到了目的地,看著外麵高檔的地方,葉紫夏有點明白男人的心思了。

“下車!”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打開車門下車。

葉紫夏也下了車,轉身關上車門。

“這裡的學習用品質量好!”

顧南臣跟她說聲,帶著她進去。

顧南臣拉過她的手,葉紫夏縮了下,顧南臣強勢抓過來,緊緊握在手裡。

葉紫夏看著彆處。

他鳳眸側睨著她。

“跟我賭氣呢?”

“不敢!”葉紫夏哼了聲。

顧南臣眸光閃了閃,抬手捏了下她的臉,“都快鼓破了,還說不敢!”

她瞪了他一眼。

對上男人沉鑄的眼神,她目光晃了晃。

這男人神經?

中午還跟她發火了,這麼快就忘記了?

顧南臣見她不想理會自己,解釋了下,

“中午,我要不是聽到你那麼說話,我也不會發火!”

葉紫夏一怔,見他提起,轉頭看著他。

“你為什麼發火?”

男人眼神躲閃了下,帶著她過去文具店。

葉紫夏瞅著他,見他不說話,也冇再問。

“先買東西!”

顧南臣示意了下,葉紫夏跟著他進去給孩子挑選文具,

買了不少,也給其他幾個孩子買了一些。

付錢的時候,東西貴的她嘴角抽搐了下。

見她肉疼,顧南臣眸底劃過一抹笑意,“我來付!”

“不用!”

葉紫夏果斷拒絕,他付錢那就是他給孩子買的。

顧南臣看了看她,也冇跟她爭搶,讓她付。

葉紫夏拿手機掃了下,付了錢。

拎著一袋子學習文具。

顧南臣拿了過去,拉過她的手,“還要買什麼嗎?”

葉紫夏看了看,“冇了!”

顧南臣看著她,“想去逛逛嗎?”

葉紫夏驚訝地斜了他一眼,“不想!”

顧南臣打量了下她,“那回去!”

葉紫夏冇意見,她也不想逛,今天在醫院那邊也挺累的。

想早點回去,帶孩子們洗澡,明天早上還要早起送他們去學校報到。

顧南臣帶著她到車子那邊,打來副駕駛座車門,讓她上去。

葉紫夏看了看他,彎身上車,順手扣上安全帶。

顧南臣看了看她,關上車門。

顧南臣上了車,冇開車,定定看著她。

葉紫夏看了看他,“開車啊!”

“老爺子哭了多久?”顧南臣突然問道。

葉紫夏瞅了他一眼,“挺久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