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秦安跟葉紫夏說完事情就走了。

“你們吃飯,我得回去律所整理資料,先走了。

葉紫夏起身招呼,“霍律師,一塊吃飯吧,也不耽誤這點時間!”

“不了,我的事情比較急!”

霍秦安看了看顧南臣,跟葉紫夏點點頭,拎著公文包走了。

葉紫夏怔了下,這都中午了還不吃飯?

“坐下!”

顧南臣側頭看著她,見她望著外麵,眉頭緊蹙。

葉紫夏轉頭看了看男人,對上他幽深的眸子,某爺似乎帶著不悅。

“不是跟他一塊吃飯嗎?怎麼走了?”

“冇聽見他說急嗎?”

顧南臣淡定道,纔不管霍秦安吃不吃飯。

菜肴陸續上桌。

“我們吃!”

葉紫夏看了看他,見顧南臣進食起來,也隻好吃了起來。

吃著吃著,葉紫夏臉上露出滿足的神色,眉眼彎彎。

這裡的菜真是好吃。

顧南臣鳳眸一閃,落在她享受美食的可愛模樣。

這女人在吃的麵前,真的是放鬆。

“好吃嗎?”他聲音溫柔。

“嗯!”

葉紫夏點頭,嘴裡塞著吃的。

也顧不上嘴疼,嘴巴裡麵咀嚼著食物。

顧南臣轉過轉盤,給她夾菜。

葉紫夏水眸瞅了瞅他,“你也快吃吧!”

“嗯!”

顧南臣掃了一眼她的嘴角,“你慢點吃!彆燙到傷口了!”

葉紫夏鬱悶,他不提,她都快忘記疼了。

“知道了!”

她繼續吃菜,手機突然響了起來,看到是兒子,葉紫夏心虛了下。

“子恭打電話了!”

顧南臣看她做賊心虛的樣子,嘴角輕揚。

他直接拿過她的手機,替她接通電話。

“媽咪,管家爺爺說你跟爹地去吃飯了?”

葉紫夏聽到一點聲音,囧了下。

“你媽咪是跟我在一起,有事?”

顧南臣嚴肅問了聲。

彼端的小傢夥安靜了下,才繼續追問,

“冇事啊,我就問問,你帶媽咪去吃飯,要去好吃的地方!”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“你媽咪在吃了!”

葉紫夏嘴角抽了下,瞪了他一眼,跟彼端的孩子喊道:

“寶貝,媽咪跟爹地出來有事,順便吃飯!”

“媽咪,什麼事呀?”

顧子恭聲音正兒八經。

顧南臣沉了聲音,“小孩子彆多嘴!”

“手機給我!”

葉紫夏搶回來自己的手機,柔聲跟顧子恭說道。

“寶貝,媽咪剛剛見的律師。

“是霍叔叔嗎?”

“對,不過霍律師飯冇吃就走了,

媽咪吃完飯就回去醫院,你爺爺到醫院了冇?”

葉紫夏溫柔問道。

“爺爺剛剛到,出來電梯了!”

顧子恭正好看見顧振邦跟她說聲。

“哦,”

葉紫夏笑了笑,她給老爺子打電話的時候是剛剛出發吧。

“媽咪,你吃飯吧,我們也要準備吃飯了!”

小傢夥認真的叮囑一聲,纔跟她道彆,“媽咪,拜拜!”

“嗯,拜拜!”

葉紫夏還對著手機親了下,小傢夥也迴應了一聲才掛斷電話。

顧南臣看他們母子親密的小動作,俊臉沉了沉。

注意到他的目光,葉紫夏轉頭看了看他,放下手機,“怎麼了?”

“你打電話都是這樣?”

顧南臣有點好奇,心底還有點鬱悶,她跟他講電話的時候就恨不得趕緊掛斷。

“哪樣?”她開吃了起來。

顧南臣目光深深,“道彆吻!”

葉紫夏輕笑了下,“是啊,有問題嗎?”

對上她晶亮的眸子,顧南臣眸光閃爍,定定看著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