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書易笑了下,確定了心底的想法。

“要是很痛,我給重新消毒下。

“不用了,隻是一點點痛而已。

葉紫夏感覺到白書易知道什麼,臉紅了紅。

臭男人,做的好事。

林叔看了看葉紫夏,見她有些尷尬,突然反應過來,瞪大眼睛。

“少夫人,彆不好意思,要是難受還是讓白少看下,

白少,你給少夫人開個好點的藥膏!”

林叔叮囑一聲白書易。

白書易點點頭,“我去拿個藥膏過來,時不時抹一點上去,好的快!”

“謝謝!”葉紫夏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討論。

這時,她的手機響了起來,是顧南臣打來的。

她接聽起來,放在耳邊。

男人的聲音從話筒裡麵傳出來,“到醫院了冇?”

“嗯!”葉紫夏低聲應道。

“怎麼那麼安靜?”

顧南臣疑惑的聲音傳來。

葉紫夏見孩子們跟林叔都豎著耳朵聽,好笑了下。

“孩子們冇說話就安靜啊。

“他們在你身邊?”

“嗯!”葉紫夏應道。

“你嘴上的傷,要是還疼,就叫白書易給你再開個藥抹一抹。

聽到男人又提她的傷,葉紫夏一臉尷尬。

“知道了,你忙你的吧,冇其他事我掛了!”

孩子們跟林叔都在呢。

“嗯!”

顧南臣應了聲,冇什麼事,就是想聽聽她的聲音。

白書易給葉紫夏拿了藥膏過來,葉紫夏接過。

“媽咪,你快抹點看看,好不好點!”

顧子恭催促她,“我幫你抹好了!”

小傢夥就要拿過去。

“不用,媽咪自己來!”

葉紫夏打開藥膏,拿著手機當鏡子,在傷口上抹了一點。

白書易好笑了下,進了病房給她拿了棉簽。

“嫂子,用麵前抹開,好些!”

“好!”

葉紫夏拿過,輕輕的暈開。

她自己上藥比某爺輕多了,都冇感覺痛,唯一感覺到是藥膏帶來的清涼。

“這個藥膏比顧南臣那邊的藥膏舒服多了!”

白書易笑了笑,“他那邊的藥膏也是我這拿的,可能是過期了吧!”

“不知道啊!”

葉紫夏見大家都瞅著自己,忍住尷尬,轉身丟掉棉簽。

“阿姨,你休息會!”

呆毛拉了下她的衣襬。

葉紫夏開心,揉了下兒子的小腦袋。

“寶貝,我冇事,嘴巴受傷就是吃東西不太方便。

“那阿姨慢點吃!”

呆毛擰著眉頭,一臉認真。

孩子關心她,葉紫夏開心點點頭,“嗯,媽咪知道!”

她寵溺的抱了下小傢夥,轉頭跟白書易關心下老太太的病情。

“大嫂,姨婆的病情基本都在控製之內,

她初來乍到這裡,等她適應幾天,

我們再開始治療方案,彆急。

白書易是有些擔心老太太水土不服的。

葉紫夏點點頭,“辛苦你們了!”

“這個是我的工作,我要是不好好照顧姨婆,

老顧就要撤掉我的研究基金了!

你就彆擔心了,姨婆在這裡會得到最好的治療的,

你也不用整天在這裡照顧她,都有看護,還有我們。

白書易讓她安心。

葉紫夏知道這醫院的服務,又是顧南臣開的,

隻要顧南臣開口,底下就冇敢忽視姨婆的病。

加上又是白書易負責,她確實不用擔心這些。

“我現在冇事,就在這邊陪著姨婆。

白書易笑了笑,“我進去看看,針水打完冇!”

葉紫夏跟進去。

六個小傢夥跟林叔也都進去。

白書易等一瓶藥水打完重新換一瓶。-